六四事件,我又差不多一年講一次。有點像報紙上說某中學某中四生物老師,為了令學生明白六四事件來龍去脈,冒著被人炒的危險,浪費了一課去解釋整件事。事後可能有一至兩個學生被感動到維園紀錄六四。

已 經覺得自己有點蒼老。有時不想告訴身邊的年青一代中國大陸曾經發生過這件事,也不想告訴他們當年的電視畫面血淋淋的程度。他們在充滿物質的世界不是活得很 開心嗎?為何要迫他們聽一些可能在他們未出生之前的歷史,甚至加上「忘記歷史就不是中國人」等等的封條?開始覺得,經歷過六四的人有點像歌德小說中的法蘭 基斯坦又或者尼古拉伯爵,他們似乎應在黑暗的地方生活下去,不應將不快的歷史傳遞給他人。正如特首曾經高調叫香港人應是時候放下六四的包袱。

其實有點像拿著軍票,用作測試毒氣的中國人,又或者慰安婦。他們的歷史隔得更遠,日本政府只在等候戰爭受害者死去。於是,可以在戰後到現在,不但沒有對受害國家作出賠償,更連一句道歉也沒有。更加可以胡亂刪改歷史。

由「六四屠城」,到「六四鎮壓」,到「六四暴亂」,到「八九年夏天的那一場政治風波」,用字愈來愈小心,其毒害性在官方新聞報導中慢慢淡化,甚至連主客身份都已經倒錯了,直到八九六四完全在中國人社會中消失。

今 天噫齱A當年的學運領袖說,「八九年夏天的那一場政治風波」在政治運動的角度來評價,是完全失敗的。在歷史上,最少在中學教科書中的歷史上,你讀過一些失 敗的政治運動的歷史嗎?陳勝吳廣起義視為英雄,洪秀全的起義竟然被中共接受拍成電視劇。當然,「八九年夏天的那一場政治風波」不是起義,只是一次和平的集 會。歷史上這些事件最易被遺忘,消化,殆盡。也酗郎呇~後,上一世紀的中國歷史只發生過三件事:推翻清朝、共產黨革命成它言葽s中國,九十年代未經濟起 飛。其他事件如文革、戰爭、六四、農民、洪水、沙士、艾滋病,已經在物慾的腦袋中給忘記了。

最近聽說中共政府內部在播放一套新的紀錄片,內容紀錄六四參加者向解放軍擲石、放火甚至開槍,於是乎當年屠城的決定是迫不得己的。在非黑即白,而且黑白被強權控制的統治之下,六四我想在我有生之年都不會被平反。

也部A參與燭光晚會之目的,都只是紀念死難者而已。

10:00 - Saturday, Jun. 05,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