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中國人,今天應是沈默的、沈重的。重撫那一道傷痕,仍有血水流出。

沒有甚麼話好說,鄧小平已死,李鵬已經退休。就算年年唱著的「中國夢」原唱者羅文都已經死了。

無耐,但只好接受。

17:29 - Friday, Jun. 04,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