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明白為何有些人要抽煙。在醫院的暗角,有時會見到有病人、護士甚至醫生在暗暗的抽煙。在其他醫院,可能因為以前管制沒有這麼嚴格,再加上空間比我工作的那一家醫院大,有時會見到有人在病房走廊抽煙。總之,除了病房、門診之外,醫院很多地方都可以見到有人在抽煙。

早前在城市論壇聽到有政府官員說要將賭波具有風險的訊息,宣傳到與「吸煙危險健康」般深入民心。我心裡暗說:「別浪費氣力了。」

就算人人都知吸煙危害健康,一樣大把人吸煙。就算擁抱健康的醫生護士都有吸煙者,根本性的問題在於,人類有時會不計健康,去做一些事情令自己舒服一點。

我非吸煙者,但也試過吸煙。試問誰沒反叛過?研究發現一生沒有吸過煙的人比吸煙的人短命,就算「吸煙的人」定義只是一生只抽過一支煙,甚至一口煙。

吸煙帶給我的一刻安靜,也不及我聽一次喜歡的音樂。於是我放棄吸煙,狂聽音樂。

老實說我不太喜歡用耳機聽音樂,可是沒有可能一日到黑都有一部Hi-Fi給你播歌吧。於是乎iPod加上Sony耳機是室外環境聽音樂的唯一選擇。

可 能因為有時音量太大,因此我現在出現一點點耳聾。耳聾之後音量又再進一步調大,形成一個惡性循環。這一點點的耳聾已經不時被人誤會,包括另一半,以及工作 的同事。時常被人以為我「扮野」,不揪不睬;有時又因為聽不到別人的說話而要求別人大聲說多次,有時令他人十分尷尬。可是,有時聽覺健全的人不太明白耳朵 有問題的人聽覺如何。聽覺有問題的人,就算聽的東西明顯比其他人少,可能有不同雜音,又或者只聽到某一些頻率的聲音,在沒有人投訴之下,他們都不會覺得有 問題。只有在別人投訴之下,他們才知道別人向他說話。同樣的問題發生在色盲患者身上,非色盲的人根本不能想像色盲者看到的東西會是怎樣,而色盲者也會認為 缺乏某色的東西為正常,他們看到可能是藍色的蘋果,小學老師教他們這是紅色,他們就會以為他們看到的藍色是紅色。

用了耳機來聽iPod,我也明白這樣做會影響我的聽覺。情況,就有如吸煙。

==.==

也因為出糧,昨晚去了看史力加。

我比較喜歡電影的trailer沒有將所有電影最好看的片段收錄在內。

Kelly說「明日之後」沒有劇情可言,而最精彩的特技已經全數收錄在trailer。啊!又可省下一百元的戲票。聽說Troy也是如此。

其實Trailer太好看,有時可能會害了套戲的票房。

出 糧的短暫蜜月期又令我去買了數張唱片,已經有近半年沒有買過唱片。買了電視賣廣告("As seen on TV!")的The original Hitz。八九十年代的廣東流行音樂是我這一代人的情意結,可能因為現在的廣東流行音樂不好聽。就算口仍在說這些八十年代歌曲很cheesy,我想我可能 會到五六十歲仍在聽這些歌。

這一張唱片可說是對八九十年代廣東流行音樂的歷史紀錄,因為改篇歌可說是當時的流行音樂的大部份。

今天仍然很長青的勵志歌,偶像/實力歌手今天在演唱會仍然選擇去唱的大熱作品,大都是改篇歌。

再聽這些原裝曲,有時覺得廣東版比較好聽,可能因為先入為主的關係。

由廣東歌手選擇來改篇的英文歌也可見證香港流行樂壇的一些有趣現像。

以前拿來改篇的歌曲似乎都是在普遍港人未接觸到之前已經改篇了。反之九十年代後期的,已經是在普遍港人聽到,而普遍港人受落之後才改篇,例如檸檬樹或者我的驕傲也屬此例。

再 者,在譚詠麟未成氣候之前,男歌手都會找來男歌手的歌來改篇。自譚/張學友的「男聲女腔」出現後,開始有男歌手改篇女歌手的歌來唱。而外國呢,卻女人唱男 聲。劉華也找來Joan Jetts的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1988)來翻唱。

Joan Jetts,幾有型!

這 一張唱片也有很多的神奇事件。例如唱In the heat of the night(將冰山劈開)的sandra,這個名字似乎名不見經傳。原來她是Enigma的老婆,而且就正是後來在Enigma歌曲中在輕聲唱歌的人。很 難想像In the heat of the night的euro disco和enigma的ambient竟然有關係。

另外,唱Strut(壞女孩)的Sheena Easton。嘩!個唱片封套幾有型!可惜後期剪短了頭髮,就變得很普通了。

11:00 - Wednesday, Jun. 02,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