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講書講到幾悶,醫生們一個一個的走了。不是太好的一次經驗,要好好改善一下。

最近都幾忙,日間的工作開始繁瑣。

老婆和Kelly將會有些合作計劃,我將會負責會計,統計又或者電腦技術支援等等。

今 天放佛誕假期沒有出外,老婆就在家為那個計劃工作。也釵]為經驗未夠,一切仍在實驗階段。做了幾個Prototype出來她都不太合意,而且很不開心。也 閉O因為她的藝術家性格,要求高。我說現在仍是起步,很多東西都要實驗才能知道。例如甚麼樣的產品看上去才美等等,生產時又有甚麼要注意,其實都不是太知 道。起頭很難,只要捱得過這個Steep的Learning curve,就能夠成大事。

某個藝術家要畫一幅畫都晝了二十次才成;林肯選過N次從政失敗才能成為美國總統。陳某在某醫院混了半年才開始有點成就。

希望她經過多次因為捱不過這個起頭階段而失敗,今次能夠被點化成尼a。

自問自己都不是一個好的決策者,我不太適合做一個創造者,我只適合做別人的左右手,這是我的命運。我也樂於加入別人的Project。也釵]為我覺得同一個問題不應被解答兩次吧。

突然想聽Beyond的舊歌「願我能」,收錄在「秘密警察」大碟,可惜只有黑膠,但個唱盤又壞了。

22:37 - Wednesday, May. 26,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