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請唔請,請埋d Charlotte Church,Westlife, Michelle Branch。竟然要出雙倍價錢請d咁既質素既人來?

對 於我來說,幾隊請來的恐龍級樂隊,最無吸引力的是Prince。但卻要用到多於市價五十萬美元去請他來港唱一場。那多付的四百萬港元已等於香港每年對海外 落後國家(包括中國)援助(約三千八百萬)的十分之一。而單單以Prince的歌酬來計(USD$ 1300000, HKD$ 10400000),己經佔去全港國民生產總值百分之零點零零一。而那一億的公帑,也等於約0.01%的國民生產總值。

最近有人搞Placebo, Linkin Park,以前有人搞Suede、Oasis,肯定歌酬無咁貴(因為以上歌酬請人來香港,除非極為叫座,否則必定蝕入骨),而且入場人數會多過呢一堆歌手,因為起碼多人識。

我對於近期一切的政府的調查報告挽有懷疑態度。維港爛show將一切責任推給已經卸職的前美國商會主席;立法會獨立調查沙士報告將責任推到已經卸職的威院內科主管沈祖堯和已經在WHO工作的陳馮富珍;政府的沙士報告甚至是沒有人要負責任。

為何永遠責任都在已經卸職的人?為何永遠沒有問責官員要承擔責任?

13:04 - Tuesday, May. 18,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