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知後覺,最終都是買了那冊「槍炮、病菌與鋼鐵」嬝炕C縱使兩三年前已經有人叫我去看,甚至在電視有「才子」之稱的蕭若元都曾經在電視節目推介這一 本書。花了吃早尷漁伅﹛A看了最前的廿八頁,此書已經叫人嘖嘖稱奇。十多年的殖民地教育以及最後幾年的中共教育所灌輸給我的價值觀,以及此書頭廿八頁的問 題,似乎在一場戰爭當中。

我可以初步告訴你,此書不悶。

看到Kelly在日記痛斥那些不知所謂的商家佬膚淺。這些人指詩人作詩流芳百世,被他們評為沒有實用價值。

將 這些商家佬的歷史和李白拍起來,商家佬的歷史只會在其死後的一秒鐘後終結,人們只會記得去追逐他的那一筆遺產。反而李白,留下來仍有他的詩,歷久常新。商 家佬的說法十分「實用主義」而非「尼Q主義」,中共因為有這些人的存在,再加上這一種紅到發紫的毛式教育,才有令人痛心的文化大革命。將我們一切的文化遺 產完全在一場暴亂當中消滅殆盡。只因為知識份子紛紛逃亡到香港台灣,古中國文化才能繼續存在。

在中共毛式的扣帽子方法之下,我這種人叫做白 專,「白專」和「白痴」只一字之差,是最為中共人所討厭的。白專的意思,是有專業教育,但不愛紅色政府的人,但因為你有專業,政府不能將你消滅。他們只會 消滅一些「白工人」、「白農民」,如魏京生、韓東方、李洪志那些。而八九六四一次卻開了消滅白專的先例,故王丹、吾爾開希等等知識份子都不能倖免。

在中共眼中,他們心理上的首選是「紅專」,但表面上卻要說最愛「紅無產」,甚至是「紅」已經足夠。

例 如一九七五年,有個叫張某的農民高中生,在某大學物理系的入學試中交白券,在試卷打了一個大交叉,更在試卷上寫了一篇「紅文」,批評考試系統只是白專阻止 無產者在階級樓梯向上爬的工具,入學試系統是反革命的。他的行動將這些中古時代流存至今的考試系統革他媽的命。這名「革命英雄」,就算交白試卷,因為這篇 「紅文」,成為當年中共的宣傳工具,其民Z可能比雷鋒更甚,因為他成了中共政府反對知識份子的楷模。學生人人都學習了他的「英雄」氣魄。

這些香港商家佬的言論,無疑是受張某的影響,甚至是「紅化商人」這種「三不像」在四化之後的張某精神延續。在他們的精神領域當中,知識對致富無用。因為他們致富的主因是他們夠「紅」。

昨 晚的meetup討論了簡化字的問題。因為簡化字夠反智,才能被中共政府接受成為官方文字。因為這將五千年來的文化瑰寶革他媽的命,將帶有文人色彩、文學 式美麗的繁體字,簡化為果欄、街市中選用的簡化文字。在他們「表面實用主義」Mindset之下,寫個「門」字加個「小」字,以及其簡化字版本,都是表達 同一意義,都是代表英文字fuck又或者性交的意思。但繁體門字和簡化字版本的門字,欠的就是上面的那兩個「日」字的氣勢。而且看到繁體門字的象形意義, 以及簡化的門字的意義,我看到的是繁體門字一看可知是古時的閘門模樣,簡化字版本令我想到的是李寧的單槓。

另外有一個眼科醫生,本應對西方醫學有興趣;從政後到北京購買大量毛澤東詩集這些「文學作品」來研讀來看,此人極有可能成為另一個張某。當香港被這些人管治,你怕嗎?

10:37 - Thursday, May. 06,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