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今天陶傑在都市日報的一文,他指元朗天水圍一帶為「悲情市鎮」。指那裡可能成為另一個利物蒲第八區。

以前在天水圍讀書,前度女友也是在天水圍居住,我對天水圍可以用一個過客的角度去評價。

天水圍,在台灣話,可以說是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其實,問題不如陶兄所言般簡單,其實是多方面所引致。

廿萬人口,聚在一個發展十年多的地方。本來只是一片魚塘,有盜匪出沒(我的爺爺在收地前也在天水圍有魚塘),是比現在的天水圍更「鳥不生蛋」。

發 展至今,仍未發展完畢。這個地方本來就是只用來讓人口爆炸過剩的居民定居。那裡沒有太多的商業和工業的發展,工作機會不太多。就算有如建築等等工作機會, 反而奇怪地多數是由外區人每天乘車到那裡工作。那裡的樓主要有兩種,有居屋和私人屋苑。居屋住著的,是收入不算太高的人。他們要由天水圍每天乘車到市區上 班,單單是交通每天都要費兩小時,而且交通費昂貴,這些人的生活也十分艱苦。住私樓的又因為經濟不景成了負資產。其實更大的問題是,因為家長多數工時長, 交通時間又長,收入又因為開支大,家庭的年輕一代很多都缺乏照顧,反叛起來。再加上經濟不景,很多青年失學又失業;那區又沒有太多活動設施給他們發洩過多 的能量;再者,天水圍鄰近元朗這個「黑社會大晒」的根據地,很多年青人誤入歧途。因此那裡的青年人問題十分嚴重。天水圍計計數中學有近廿間,但多數都屬於 Banding較後的學校,只有兩間為Band 2學校,其他皆為band 3。那些band 3學校我也讀過,中一至中三可以說是罪惡反叛的溫床。至中四中七由於有外來的學生來讀,讀書風氣才比較好。打架、收靚,行兩步有人問你跟邊個。而這些學校 的訓導主任因為學生頑劣而更為嚴厲,多番管束。令年青人更為反抗,型成惡性循環。那裡的一切問題的第一層,是青年問題。故最近噫囍閉P期六色魔在天水圍等 地多次強姦非禮未成年少女,而犯案者只是一個十七歲來自天水圍的青年人。除了這些,高買、偷竊、非禮等等罪案也多,甚至連高空擲物也多。中學期間,學校附 近發生過高空擲物打死人的事件。對面的屋苑發生多次跳樓自殺。

貧窮、新移民、人口老化,也令天水圍的問題更為嚴重。

與其將天水圍說成是利物蒲的第八區,不如說她更像Micheal Moore口中的Columbine。

10:04 - Wednesday, Apr. 21,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