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需要,竟然連翻譯都要「燒埋我果忽」。

醫學名詞我想是最難翻譯也最難理解,而且多數是由字頭字尾組成,故此字母數目一定很多。今 日見到的字眼包括Pharyngomalacia、Supraglottoplasty等等,翻查醫學字典都沒有中文譯名。就算你可能明白到每一個字頭字 尾的意思,也很難去翻譯(由其是沒有讀過醫的人,如我)。例如Pharyngo-查字典是指咽。而Malacosis在醫學上是解作「軟」,故譯為「咽軟 化」。

之後又有一個字,叫做Paradoxical Breathing。我怎去譯呢?「反向呼吸」?「倒流呼吸」?似乎聽眾又會不明白。「奇異呼吸」?「悖逆呼吸」?又好似欠缺了學術性,而且難明。

最終我決定使用「呼吸反常」。我也知這個譯得不好,但總算沒有譯錯。

我 終於明白到為何港大的袁國勇教授時常在傳媒前解釋「病毒進化快,因為交叉感染,又有Plasmid Formation,又有基因crossover等等」時將一大堆科學名詞簡化為四個大字:「洗牌效應」。傳媒在報導沙士、禽流感時都常用到「洗牌」這個 字眼。這個字眼又簡單,又不科學,但起碼你明,我又明。

最近見到「江湖」的這套電影的宣傳海報。江湖的英文是音譯,而不是Rivers and Lakes。有時看Yan can cook有些中國食物如糭都沒有英文名,簡單的音譯說算了。

翻譯,有時都幾Paradoxical。

14:05 - Monday, Apr. 19,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