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IT Field的,但我可告訴你,在商言商,無奸不商,沒有一間科技公司是「好人」。

可能你會知道SCO事件。SCO公司買下了Caldera這家Linux Distributor,之後發現原來Linux抄襲了SCO Unixware的原程式碼,而這些程式碼是IBM提供的。

SCO於是告每一家Linux Distributor,更指open source破壞商業社會。但可笑的是,SCO Unixware中竟然配套了由Opensource community開發的SAMBA軟件。

有人指SCO這家公司兩頭蛇,一方面指Opensource community破壞商業,一來又利用open source community開發的軟件漁利。

最近,這家公司「告唔入」各大的Linux Distributor,於是轉向告每一個Linux User,他們聲稱Linux有三成的程式碼是由SCO擁有。故每個使用Linux的人都要向SCO付上版稅。有外國傳媒在形容這個事件為「聖戰」(Jihad)。

事後又發現,原來Microsoft背後有金錢援助是次事件。

商業其實就是這樣,每一家都自私。

曾經在台灣某網站看過有人說自由軟件某程度上有如無政府主義,因此軟件縱使五花百門,但沒有統一。現在就有如政局,SCO就有如阿爾遜F,MS有如八十年代的美國政府,Opensource community就有如反戰的俄國、法國、中共。

到底closed-source好還是open source好,也有如香港政改討論。商界擔心香港進行普選後會成為福利社會。之前曾經公開說香港五十萬人遊行表現良好的巨富李嘉誠,又公開指香港不能承受零七零八年普選。

中國農村式思維,只會想到普選會選出希特勒,又或者普選會令國家成為福利社會,因為民選總統只會為國民求福祉。但這肯定不是事實,看看有普選的台灣、美國、韓國,以至甚為鐵幕的俄國,他們都有普選,但他們都沒有成為福利社會。

一 些奸商擔心香港成為福利社會,是可以理解。因為他們擔心要付出更多的稅收,才能再在這個地方漁利。如憎X滓、污X庸之輩大力出聲反普選,他們都同樣有商界 背景,可謂司馬昭之心。但當政府的口徑竟和商家一樣,這無疑是一個官商勾結的壞社會,已經視那些活在貧窮線下的人民、失業人仕等等為社會的垃圾,是商家在 這個社會漁利的阻礙。

看看香港的一切福利事務,以至社會保安、衛生等等都已外判商家,價低者得。沒有設立最低工資,有人三千銀做足成日,商 人又在經濟增長之下提升物價,製造更多的貧窮,商人就在政府手上圖利。最近面臨破產的醫管局更考慮將各醫院「蝕本」的門診部門(opd)外判商家。我更不 能想像。也酗擃嶁嚍撠|看街證會分流,肯比市值門診價格一百蚊只需等十分鐘,免費的等到死都未有得睇。可能會有一個月只有五千元薪金的失業醫生在已經外判 的opd睇證,一天可能要看一千個證,每個證只需半分鐘。護士更有可能只是三千蚊一個月。

既然可將opd一刀切外判,醫管局為何不可一刀切修改過時的入職制度?公務員制和合約制同時存在,引發同工不同酬之餘,公務員制的增薪點制度,又或者高層那些神秘的獎金,再引致肥上瘦下,才是醫管局一方面臨破產,另一方面前線醫護壓力大又對醫管局極為不滿的最主因。

人大釋法加上董生向人大提交的草案,不但否定了零七零八普選的可能性,未來普選也都無望了。選擇已經落在中央之手,也都即是我們要學習接受中國式的民主,以及中國式的選擇制度。而中國式的選舉制度也十分簡單,就是未選已經可以知道結果。選舉與否只是一種公關手段。

有 看今天某報的評論,政府那些巧立名目的委員會,正鬧人才荒,指有些委員會會員違法加入多於六個委員會,而且有些委員也都違法加入委員會多於十年。這也正正 同樣有如政府時常說的所謂「香港沒有政治人才,故普選未係時候」。我不相信這是事實,香港各大學有政治管理科目,而且各大學、社會都有不同的專業人仕,為 何香港仍鬧人才荒?

人才其實不難求,真正難求的是肯去完全接受中央護主的狗奴才。他們要求特首、進入委員會的皆為狗奴才。

看 看那些說出「沙士沒有在市區爆發」又或「為了顧全大局,總要有人犧牲」的楊某某,以至「學生沒資深批評特首」的羅范某某。在這些人管治之下,在沙士一役中 令三百多人失去生命,小學殺校大學削資,學制混亂不堪,可見這些都不是管理這一方面的好人才。但他們都是絕佳的狗奴才,故他們這樣失績,至今仍可保烏紗。

最令人迷茫的是,為何英國人統治時,沒有現在的亂局?

在這一刻,不禁要說一句:

「香港已死!」

12:30 - Saturday, Apr. 17,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