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看一本大便看到了「咖啡文化」這個字,再到超級市場一看,發現原來有一種糖果叫「咖啡文化」。

又是「文化」的爭論。

快會有一套電影上演,名為「受難曲」,本來想去看看這電影有幾「把炮」。看過影評之後,發現我一定會在這個日記大罵這套電

影不知所謂。故此我決定不看。

原因好簡單,當你看完這套電影之後,總有人會來問你,你覺得好看嗎?我說不好看,某人卻說看得很感動很偉大。最終又進入了

一個無謂加無聊的觀念性宗教討論。反正我對宗教解釋一切的想法永不認同,就正如科學也未能解釋一切。而且這套電影更可反映

聖經似小說而多於哲理、科學書,故根本聖經以至宗教本身都沒有可能可以解釋一切。(為何沒有人可將可蘭經拍成電影?又或者

將「幾何原理」拍成電影?)

This Book, there is no doubt in it, is a guide to those who guard (against evil).

引出這句說話,發現原來可以用在聖經玫瑰經乜經物經甚至馬經,縱使以上這一句話是引述自可蘭經。

就是因為兩幫人讀不同的經,到現在這兩幫人打生打死,幾無謂。

「受難曲」受歡迎,是很容易理解。因為在耶教文化之下的國民(由其是美英帝國國民),在故事中找到代入感。因為美國人常常

覺得被外界迫害,卻反而不會想去愛他們的敵人。而且代表他們受難的,不是Allah,也不是Prophet Mohammad,甚至不是岳

飛或者他們國家的馬丁路德金,而是他們的最大聖偶(icon),名為耶穌基督。美帝以前還可能知道愛敵人,例如尼克遜時代,明

顯美帝看不過眼共產主義的中國,卻要去愛這個敵人。故在一九七一派美國乒乓球隊到中共打友誼波破冰。聖經有時幾矛盾,神一

方面要你愛你的敵人,另一方面卻可以用洪水殺死一班不順眼的人。就有如現在的George W Bush。如果George W Bush早了

出生,成為了六七十年代的美國總統,我相信中共這個國家已經不存在。而不會是越戰中消失的小小的紅色越南政府和韓戰中被削

弱紅色北韓。中國可能已經被英美聯軍解放,有可能找回退守台灣的國民黨成立臨時政府。成為一個奉行西方的民主自由制度的國

家(當然我懷疑此一制度能否在中國社會持之以恆)。試想想一個歷史久遠的巴比倫古國政權可在數月之內被英美聯軍所瓦解,以

七幾年中共內裡仍在文革暴亂(不應以「風波」作為文革的尾綴去淡化此一事件,因為這根本性地是一場暴亂)中自相殘殺來看,

要「解放」此一國家,可謂易如反掌。五千年窮的文化也打不過三百年錢的文化。

聽說最近歷史研究也很流行這種「如果當時乜乜乜」的研究問題,已經成為一種學派。其中一個爭論最大的,是如果耶穌沒有為世

人釘十字架,到底現在的世界會如何?

呀!我做了一次文字上的放清兵入關,我是吳三桂。在土共的眼來看,我是一個十分嚴重的漢奸。好很奸的漢奸。

因為評論一套電影成了漢奸。嘩!爽。

==================

前天是我的工作生涯之中教第二課書。

今次比一次好。可能因為有上一次的經驗,而且準備充足。一個蛋散教一大班學歷奇高的醫生生物統計學。

教書期間也和醫生們有一次很Vital的discussion,這個很好。

可是教了一整個下午的書,喉嚨已經乾乾燥燥的。睡過一晚更發炎起來。當然我也知可能和吃太多「熱氣野」有關,但發現原來教

師不太易為。

==================

Leslie Cheung 走了一年。

他走之後,我們戰勝了沙士。七一,我們走過他清刷過的墮樓地點,那一片曾經傷感過的街道。

煙花燙,不及熱血燙。如果在這個復甦時代,仍有他的歌聲,而不是他自殺一週年的新聞,你話幾好。

12:49 - Thursday, Apr. 01,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