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的定義是:Social relations involving authority or power。

政治所關心的問題,應是「某人如何去影響權力。」

在廣義的政治,政治是達致開明的手段。因為他們將這個「某人」定義為市民,由市民自己,又或市民一人一票選出的人,去代表自己向政府交涉,從而改善自己的生活。狹義上來說,政治是市民如何限制無限的權力。假如用馬車的定義,政治是馬車夫手上的疆繩。

中 共社會,可能因為某些不明的因素,政治成為了政府壓制市民的手段。中國人奴性強,有外國學者稱中國人為「政治動物」,意思是他們會易於被政治所禮G。故 此,共產國家人民不但不是馬車上的馬車夫,政治更非馬車夫的疆繩。中國人也野u是馬車上運送的死豬死羊。真正的馬車夫和馬的混合體是玩弄權術的政客。

可能因為基因相似,泛中國社會,懂得玩弄政治的人,總會得到高位。例如早前某曾姓商人,對愛國下了一個清楚一刀切的定義。這個是一個中共式的政治手法,因為這個手法是由秦始皇開始就有的愚民政策。

「愛」是一個難解的字。如何去定義愛?「國」在中共社會更是一個難解的字,「黨」「國」在這個地方不幸地劃上了等號,故在這個地方愛國的同時竟要同時愛黨,才能稱為愛國。

根據曾某人的定義,他指發起七一遊行的人不愛國,另外到外國評論中國/香港內政者都不愛國。服從權力者為愛國,有違國家利益者為不愛國。

生 果日報頭條指七位登上釣魚台的勇士為愛國者。根據曾的說法,他們是不是愛國。原因是中共早已經說過釣魚台主權的問題是要透過與日本協商解決,而非民間活 動。再者,他們的行為有可能令到日本與中共斷交,令中共失去大量利益。在討論/標籤他們是否愛國之前,請參考曾某某的定義。

沙士期間,北京的蔣彥永醫生,也明顯不是一個愛國者。他將黨的隱瞞疫情醜態向外國暴露出來。最近他更上書平反六四。六四解放軍殺害人民,明顯是一個愛國愛黨的表現,蔣認為有問題,根據曾某的定義,他都不是愛國者。

另外,很多的運動員,包括姚明,都不是愛國者。他們將中共運動強勢分結外國人。而姚明更成為美帝麥當勞在中共的代言人,這統統都不是愛國者。

而我更不是一個愛國者。我支持台灣獨立。我對台灣獨立的看法是,現在根本上台灣已經獨立,只是名義上未。而且時常批評黨國不分的政府。難怪中共已及中共大陸各大反黃系統,已經將本人網站列入「反動」之列,禁止國民瀏覽。

10:15 - Thursday, Mar. 25,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