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題材的日記出現在一個廿歲出頭的垃圾小子日記,通常都會變得超悶。也會令人覺得這個垃圾小子也是一個悶葫蘆。

在泛中國人社會,民 眾抗議的結果多是悲劇收場的。凡事兩面睇,群眾活動的失敗,雙方面都有問題。搞活動的一方未能剋制,易受鼓動。六四事件之後,當時抗爭運動的領袖回憶起六 四當時的情況,早已經有人知道坦克車已經開入天安門,已經告誡群眾離去。但因為當時的民眾不肯走,領導者又不能好好指揮,甚至因為被短暫的權威所沖昏頭 腦,沒有好好照顧群眾的安全。當然,也有因為某些搞手在後期要求群眾離開,被人革走的例子。

當然,政府殘暴,就算群眾用最和平的手段,他們不回應民眾的要求。不愛民只愛政權,最終踏上鎮壓的悲劇收場。太多人講過,每天都講一次。

北 京的六四事件,台灣又有二二八事件,一大堆的數字事件,紀念的除了死難者之外,也紀錄了為政者引發的自傷殘殺。也閉O因為我們的基因中包括有秦始皇的殘暴 基因以及岳飛的(愚)忠,甚至有陳勝吳廣、張角張寶、黃莽黃巢,乃至洪秀全毛澤東的基因。對上一次香港七一事件,可算是中國人歷史中的一大突破,起碼,是 一次成左漱膝薛靬R,沒有引致混亂,甚至傷亡。

希望在總統府門外的台灣人,保持冷靜。不要引致任何類型的衝突。要一次一又的收世人知道,泛中國人自傷殘殺的歷史夠多了,那些數字事件已經成為歷史,泛中國人已經變得文明了。當然,也希望政府都變得文明。積極面對民眾的訴求,就算他們是你的政敵。

==================

三 月廿四乃國際肺癆(Tuberculosis, TB)日。我的家族也有人患過肺癆。其實此病有如Malaria,殺好多人。但可惜沒有太多人會去做研究。原因是這個病不會如愛滋病心臟病癌症那樣,在已 發展國家是高危殺手,故有大把人去研究。也不如陽痿、肥胖、經前症等等問題般惹人關注。反之,這個病專殺衛生環境不太理想,醫療系統不完備的落後國家的人 民。

九五年,每十萬加拿大人,有六點五宗肺癆。二千年,十萬美國人,只有五點八宗肺癆。在

非洲、印尼、菲律賓、玻利維亞、秘魯等地,每十萬人有三百以上宗肺癆。

香港一九五幾年每十萬人有五百多宗肺癆。注射卡介苗後,零二年已經降至每十萬人九十八宗。到底香港對比外國先進國家的衛生水平如何,由此可見一班。

可幸的是,香港有完備的隔離病房,優秀的醫護人員。

===================

Kelly, 很多運動也有其文化。假如要質疑一文化是否存在,研究的方法是以實際到某族群中考證。但我質疑的,非該種文化是否存在,而係標籤的問題。例如我們會叫中國 原始人時期那些人的行為習俗為「仰韶文化」和「龍山文化」。仰韶和龍山是一個標籤。我要找出要有甚麼原因,才會將某東西label為文化。

有一群人,我們實切知道他們存在,他們的行為根本性地是存在的。但我們未必會叫這些人的習俗為「文化」。例如香港曾經好興快閃黨,他們都有自己一套的行為習俗。但只少我不會叫這些人的行為習俗為「快閃黨文化」(也有雜誌如此標籤)。這個就是標籤問題。

我 粗略的觀察是泛中國人社會中,「文化」二字有被濫用的趨勢,就算外國某些族群已經有自己的文化,他們都不會叫自己做「乜乜(次)文化」。他們都不會死守某 (次)文化有甚麼原則,有甚麼Inclusion Criteria。你沒有合乎某種Criteria你就不是某種文化。外國也絕少會有人標籤自己是某某文化的代言人。

故我想知道,泛中國人在甚麼情況之下,才會將一群人的行為習俗定性為「(次)文化」。這個明顯是Perceptional的,因為似乎沒有一條黃金定律去定性甚麼為(次)文化。

17:23 - Tuesday, Mar. 23,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