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人的旦L被分裂出來評論,明顯他不會是一個普通人,他的出身一定帶有政治性。

最近的馬面佬事件,被罵為吳三桂,就是這個分裂評 論的好例子。他已經代表漢奸,因為他的旦L已分裂為兩層,一層為外果皮,就是他到了美帝國會,這是他為漢奸的立論。內層,又分為中果皮和內果皮。中果皮是 這些聽證會的重要性,內果皮是聽證會中那位馬面兄說的東西。只要將個柑打開,除了他的表皮乾燥,他的果肉都沒甚問題。

又有另一種分裂,都是將一個人的民Z分裂,但只表面地看某一個獨特例子,統計學上這是獨了所謂Type I error。因為這是用某不多於95%例子的特點,去排除了無效假設。

例 如羅文和Beyond。這兩個人是最多普遍港人會認為他們的音樂為「香港精神」的代表,有老師更叫學生去學習羅文學習黃家駒,卻沒有人叫你去學自殺/服毒 身亡的陳百強/鍾保羅,又或者張國榮。可是當你細心分析他們的歌曲,除了早期一兩首勵志歌,以及羅文的獅子山下之外,餘下來的是甚麼?這些是沒有人願意去 探討的。例如羅文有雙性傾向,也有對人類原始慾望的描述,歌曲如波絲貓、激光中等等,反而更能代表真的羅文。Beyond更是一個有趣的例子,我們可見到 早期家駒對異國音樂、Flemenco的熱愛,有「再見理想」對現實的無耐、「願我能」的避世、中期有「撒旦的咀咒」對宗教的質疑、「農民」「大地」「長 城」等等對國土的希望(以及反映政治的現實)、當然也有「情人」「早班火車」等等情歌。到了中晚期有懷念哥哥的「Paradise」「祝你愉快」,「阿 博」「聲音」對另類搖滾的取材。假如一個歌手/樂團唱的一兩首歌以違反統計理論之下可以歸納出一個人的「香港精神」。那我在香港娛樂圈以統計學歸納出來的 「香港精神」是濫情、嬌情和自暴自棄。

20:00 - Friday, Mar. 19,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