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1

說到文字評鑑,我對文學/社會學的認識,我連車邊都拉不上。不要幻想討論的情境為咖啡館中我手拿一杯 latte和你談世界大事或者「村上春樹及泰佐治的文學特點的型上學衝突與現代愛情觀的關係」那種。就當我在一邊挖鼻屎,一條腿伸上椅上,一口氣吃掉一杯 啤酒,一邊和你討論以下的東西。我是絕對地低俗的。

無題#2

辦 公室坐在背後的,是一個年青媽咪。她每天都和其他同事在電話中討論那一家小學好,或者叫家中的兒童學珠心算、奧數、彈鋼琴、游水、拉小提琴或者英美法俄德 日意文字。回頭一問,原來小孩只有三四五歲。為的,是名校要求小朋友有出色的課外活動紀錄。想到揠苗助長的故事。也想到另一個故事。有個人寫過首詩,描述 一片乾燥的花瓣。原來花瓣作者年幼時媽媽叫他夾在書本中;多年後人長大了,執拾書本時花瓣在書本中掉下來,作者回憶起媽媽。媽媽給我們最大的恩賜,不是物 質,也不是一長冊的課外活動紀錄。是她給我們輕如花瓣的物質,以及回憶起她的照料時的感動。

無題#3

上 網,到一些網站內容明明是那日本流行的衣著。畫面第一頁卻有一首這樣的詩。我想起穿上時的情況,不是小女孩可愛的情景,而是等於我昨夜打機打War Craft III時,我用的Undead種族的卒仔,在戰場上吃死者屍體。又或者TCM, Amercian Psycho又或者黃秋生主演的人肉叉燒包。

無題#4

很多人也覺得我用屎眼想東西,以上的文字也可能是用屎眼想出來。如果有任何冒犯,又或者任何型式的意識型態暴力,我想你也不會用妳們珍貴的腦細胞去惱一個屎眼吧。

無題#5

我聲明以下只是個別個案,我不是想在generalise任何事實。這些東西需要在文章之前寫好,反之有女人寫所有男人都是渾蛋,男性卻不會太介懷,因為男子知道這不是事實。

無題#6

馬 克 思 說 , 問 題 在 型 成 之 前 , 解 決 問 題 方 法 的 原 素 已 經 存 在 , 繼 而 問 題 才 會 出 現 。

你 信 不 信 ? 其 實 這 個 想 法 , 十 分 The Matrix , 感 覺 上 人 去 面 對 問 題 之 前 , 問 題 好 像 已 經 設 定 好 , 要 你 去 解 決 。

14:00 - Tuesday, Mar. 16,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