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ey just implemented her website. Well, a website, not a webpage.

重看gallery中的舊相,難免會令人回想起一些關於相片的舊事。

例如這些相片是不小心刪去了,再用軟件由記憶卡修復的。家中發狂的小狗也曾有可愛時。又或者我在遊樂場玩時的樣子可以如此低能。

工 作上愈來愈多「範數」,舉凡電腦、research、見記者,都有我的出現。工作數量及類型開始由多,以幾何級數轉型為繁多。在報紙看到大圍大學畢業生加 薪約一成留人,而我自己本身加薪廿五個巴仙。很多大學生見市好已經紛紛轉工,當中包括我早前介紹到廣x醫院兒科部的同學/同事,將於本星期六last day。

對於大學生應否於好市紛紛轉工,人各有志,我沒有太多評論。但假如我作為僱主,我假定個個大學畢業生智能水平和我相似,而我請了一 大堆大學生,投放大量資源去培訓一堆員工,畢業至今未夠一年,服務也未足一年,就這樣走了。經濟學角度上,這絕不化算。而且,僱主未必會再考慮大學生,轉 而去請比較有經驗又吃得苦的Dipper, Form Seven畢業生。

個市變了,英國有人做統計一生人平均要做廿二份工。已經無長期服務這支歌唱,今日唔知聽日事,可能大學生們覺得,今日僱主不炒我,倒不如明日我炒你。

我暫時仍然相個老豆老母年代的價值觀。例如我阿媽由始至終都在同一間紗廠努力工作,老豆食來食去都食那一行飯。反正知道自己打死一世牛工,倒不如發揮一下亞洲人獨有的歸屬感(又可稱為「奴性」)。


今日重看上一期JAMA(美國醫學會醫學雜誌)一篇文,竟然在研究電子遊戲的內容。他們指出美國的評級機構指The King of Figthers 99和Final Fantasy有色情內容。而研究員玩了一個小時,都沒有見到色情內容。

這篇研究,對於大眾來說是指出原來我們的小朋友打的遊戲色情、暴力、吸毒、粗口樣樣齊。而給我的訊息是,假如我推出遊戲,會將咸濕暴力不雅片段放在爆機畫面,或者在遊戲開始一小時之後。

19:36 - Thursday, Mar. 04,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