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電腦其實好貴。就算可以用免費的Linux/FreeBSD軟件,其實一切都仍然是很貴。數千元一部電腦硬件,玩又要花時間。

也酗 迨Q年前IBM的那個人說得對,他說根本沒有可能有家用電腦。突然覺得電腦只應存在於辦公室,因為我每天在辦公室用電腦已經「夠晒皮」(縱使只有一部用 Windows 2000的手提電腦和56K窄頻上網)。反而家中有否應有電腦,已經成為一項甚為奢侈的問題。甚至自己本身能夠留在家中長一些,都是一個很奢侈的問題。

回到家中,吃完飯已經達到睡眠時間。睡眠後,又要上班了(有看報紙嗎?七時十五分後起床沒有這麼易渴睡。這條數也是我做的。)。但我仍享受這種生活,因為顯得星期日是一個重要的日子,休養生息。

又 有時看看街上的年青人,總覺得他們很有錢,在玩一些我花不起的玩意兒。如穿著一些日本流行的Style (Gothic & Lolita, Punk)、不停地轉用手提電話、玩著一些我不知道的玩具,都是一些用錢堆砌的玩意。有時看著他們,再看看自己空空的錢包,和我那身有如制服的衣著,計計 數我只大他們三四年。我不禁想他們錢來自有何方。曾經問eddie這個問題,他說他們財來自有方,可能他們日間打生打死,我們不知道。也釦盚鴷L們的 Perception,真的是太片面。

很多東西,以前我覺得是必須的。例如用電腦一定要用蘋果的,數位相機是必需的東西,又或聽音樂要用黑 膠唱盤才好聲。現在想回去,原來這些「必須」,是自己設給自己的,是虛幻的。因為我現在發現,當生活時間變得十分短暫,身邊的財物一件件的失去或者貶值, 已經沒有太多時間去理必須不必須。沒有這些必須品,原來一樣生活如常。慢慢地,「必須」的條件,原來發現甚為奢侈,沒有了也太沒有關係。

現 在發現唯一必須的,是改善自己的態度。以前覺得過骨就算,現在要做到最好。最近發奮是熟悉整個spss的運作,背後的統計學原理。有時我甚至用手去計 statistics,再用電腦Validate。去令自己建立一種Mindset。以前學到的太少。日常工作夠用,但自己覺得不足夠。可能因為看看部門 以前出版的論文,統計學方面做得不太好,只用一些簡單來來去去都一樣的分析方法(來來去去都是t test, Contingency table, correlation),故此只在一些三四線的期刊刊登。我加盟後statistics改善了,大紙如bmj也會考慮刊登。也雪礂琲槓 iostatistics再進一步,為同樣的研究改用更合用的統計分析,可能會更有機會在大紙刊登。

另一個必須的,也不用錢的,是要在今年內「做靚」自己的resume上的publication list。那麼明年去讀master,都有些勝算。

最 近可覺得英文進步了,可能因為迫自己定期到圖書館去讀英文的Journals。難怪醫生的英文這麼好,原來讀journals,由其是The Lancet和BMJ這些英國journals,作者的文筆都不錯,可以借鏡。當然我的英文有小量進步,也只是由地板昇級到腳眼。今年也要重新打好英文的 根基,我發現自己介詞用得不好,時常倒亂了。

可能因為家中的時間太少,有時甚至要將工作時間,都當成生活的一部份。

20:02 - Saturday, Feb. 21,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