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華倫泰本人也未必知道他的節日,到了今時今日被商業化/實際化到甚麼地步。

二十多年前,除了少部份老外會和愛人吃懦漱坏~,沒有太 多人會在香港慶祝二月十四日這個平平無奇的日子。到了今天,行行旺角街頭,男女老少都趁這個本來無甚意義的日子拌上很多不必要的雜質。例如某相機牌子會有 少女扮情人節天使叫小男孩試試她們手上的相機,好讓沒有情人的小男孩增加點點性幻想的材料。又或者,某政黨宣傳小攤子說:「有選舉,有情人。」其實我想 問,現在香港人都沒有選舉特首的權利,是否即是香港沒有情人?

以前男子送女子一枝花,是比喻女的有如花般嬌美。平時十數元的一小花束,洛陽 紙貴,今天賣近百元。在街上,很多女子手持的那束「花」,沒有新鮮的花,也沒有膠花,有的只是金x朱古力或者珍x珠,明顯是受傳媒的影響。如果以前送花是 指女如花般美,送金x朱古力花是不是指女的如朱古力般又黑又多脂肪,還是想一啖吞你落肚?日後可能更流行送香口膠的花,因為享受完最甜的一刻,到無味之時 可一吐即棄。

昨晚是部門的春茗。我這些細菌級的員工,可作為工作人員(拍照、搞電腦),老細付了費,故可以免費入場,更抽了一個不太大的 獎。可是不太吃得慣高級酒店中菜的「廢人嚏v,份量太少吃得不太飽之餘,也太沒有氣氛。單論食物,我也都是比較喜歡和爸爸媽媽去魚、農、鴨會的春茗,不衛 生地進行唾液交換,想吃幾多有幾多。

抽獎時那些顧問醫生或以上的高層人員會被瞻W檯,在檯下的人熱烈要求之下,即時要在銀包中拿出數張鈔票作為現金獎抽獎。所以我一直想,在醫院做醫生,最高做SMO(高級醫生)好了。

10:18 - Monday, Feb. 16,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