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想到一些東西,我的記憶快要差到想到甚麼就要在這裡寫下來,免得自己忘記。

想到的時間是某天辦工時間,偷懶到廁所大便,一邊用力之 際,手拿著一本書在讀,腦子在想一段假想的對話。是我和我的兒女的對話,我暫稱我的兒子為陳二牛,又或陳樹根。聽說人在大便時,除了排泄器官在爆發之外, 腦中的創作神經也會極為靈敏。聽說很多藝術文學作品也是在廁所中得出靈感。

以下是那段對話的內容:

某天陳樹根問我:「爸爸,你做的是甚麼職業呢?昨天小明說他的爸爸做醫生,小敏的媽媽是教師呢。小明更說,看我的樣子就知道我的爸爸在做著一些不長進的工作呢。」

我答:「不長進?以他一年班的教育會知道甚麼工作是長進嗎?」

樹根怒道:「他說得像有道理,我也因此而成為大家的笑柄!」

「甚麼,」我說「他們為何笑你?」

「因為我說不出你的職業。同學說以為我的爸爸是大懶虫,靠綜援為生呢!小棋更用一些鄙視的眼光看我。」

我遲疑了一陣了,答:「下次有同學問同樣問題,你說你的爸爸是科學家!」

以上的對話,令我想到一點無聊的東西。

說 我是科學家,突然覺得幾合理。而且沒有太大的大話成份。因為世界上沒有「科學員」這個中文字,但其實科學家的英文scientist只是解「科學員」。通 常要有個家字、師字的職業,如歷史學家Historian、堪輿學家Fortune Teller會計師Accountant等等,都是乜乜ian、乜乜er/or或者乜乜ant,甚少為乜乜ist。乜乜ist或者乜乜man/woman 多數中文叫做「乜乜員」,如打字員叫typist、Policeman叫警員、artist叫「藝員」。通常乜乜師乜乜家又比乜乜員的社會地位高一級。

我的工作的確是做科學喎!那都算是科學員scientist。可是沒有「科學員」,只有「科學家」。根據這個邏輯,我也可叫做科學家。

有小量的自大、作大成份,只不過是那個「家」字令我的地位似乎很崇高似的。

十 之有九的小朋友在作「我的志願」時都會說志願是成為科學家。嘩!樹根個老豆做科學家呀!那些天真的小朋友會覺得樹根的爸爸十分利害。可能因為他們聯想到科 學家其實是代表在大學裡進行核子射線在進入貝爾塔星雲後的偏差角度又或者研製用人類的桿細胞製造的胰島素去救助糖尿病的病人。正如我們想像金庸小說的主角 的樣灸會如劉德華、梁朝偉那樣。

帶點自欺成份,也有點欺人。但欺得不算過份,不傷大雅。

* * *

沒有一本統計書藉我是由第一頁開始看的。現在終於有一本。同行一樣是「科學家」的朋友,不妨一看。必有得著。

Egger M, Smith GD, Altman DG et al, Systematic Reviews in Health Care: Meta-analysis in context. 2nd Edition, BMJ Press

18:49 - Tuesday, Feb. 10,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