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萬。

三年來,有七萬次出現頁面那個counter。

數有點假,當然我知沒有可能這個日記真的被七萬人讀過。

假定每篇日記的嬝炊H數是常數,每篇日記每人只讀一次,那即是將總嬝盲⑹ㄔH日記總篇數就等於這個嬝炊H口常數。

70000/843 = 83.03

是不是即是大約有八十多人是本日記常客,我想也不是。

縱使每天都是造數,交數,但突然覺得,原來數字的準確度可以幾虛無。

* * *

Eddie日記說電視電影,和現實離開太遠。

電視電影,不僅是一個編劇的幻想,同時也是要將觀眾本身的夢想,投射在電影電視的情節之內。根據統計,這種夢最多人發,故電視電影中的劇情,開始一式一樣,也同時合乎大家的大眾夢想。

型男,每個都想有索女作女伴。現實中不是型男的人,也可在電影電視中,幻想自己是梁朝偉,手抱著一個張曼玉。看周星馳電影,我們看著他在拿百兩金、如花來玩,我們笑。其實,我們現實中的角色也只是如百兩金如花那一類的小角色。

以前的喜劇比較好,正如卓別靈所說,冰塊掉在有錢人的皮草中裡是笑話。

現實中,只有窮人才會被冰雪冷死,因為現實就是殘酷。

每 個人都有夢想,能否達成是要努力,去戰勝那個殘忍的事實。幸福的人,會繼續幸福,會有人慢慢為他完成夢想。不幸的人只會一直不幸,夢想只是一個一個的打 破。要幸福的人醒來,也即是叫他重墮不幸的旋渦。有如香港人,九七前的幸運被打醒了,一直在不幸的圈子中走不出來。這是最殘酷的。以前別人為他達成夢想, 現在如何努力也如一潭死水。弄醒永遠發夢的人,可能都幾殘酷。正如繼續醫治快要痛死的人是否殘酷,是一個十分哲學性的問題。早前看過前幾期的香港醫學雜 誌,某醫院的麻醉科發問卷到教育學院所有的學生,問他們是否接受安樂死。也都不能達到共識。

原來不幸者的最大幸福,是他們的不幸。而不幸者另一最大的成就,是他們的不幸,他們沒有接受外界的幫助。勇敢地面對外界一塊一塊地斬去他的血肉,靈魂思想被外界每晚強姦。他們仍然站著,沒有倒下。

電 影電視會歌頌這些人嗎?不會。因為他們只會成為喜劇中被笑柄;黑道電影中被黑道老大的自動步槍射死,死亡前的叫聲也收不到音那種;偶像劇中被靚仔主角大聲 嘲弄他們樣衰;戰爭電影中更不用提,也野L們只會留下一抽炸到破碎的小腸。而最通常的下場,是這些人鏡頭永遠不會捕捉他們,他們只會如其他有機化合物一 樣,同樣在黑暗中腐爛敗壞而死。

* * *

這幾天,藍天灰雨。

前境愈來愈不理想。

重看Bowling For Columbine,有一個六歲的小朋友射殺另一個六歲的小朋友。其母每天要搭一個半小時的車到工作地點,賺取美金五元半一小時。每天工作十小時。主持人說,這樣子在美國來說,已經是貧窮線之下。

看看自己,原來自己都合乎貧窮線之下的定義。而且,我工作十一小時。四美元多一點。

在貧窮線之下,仍要還那像是還不完的債。

腦 中發夢想想讀書,前兩天去了其中一個想讀的Course的Seminar,老實說,他們的教的東西我懂了大半,也即,我也可以是半個Master。只是我 和別人說我懂,別人只會當我老吹,因為我沒有那一張沙紙,況且我還有一半未懂。看到Shiuto日記說,她的補習班要一個月人工。我要讀的書相信是她的兩 個月人工。而以我的人工來計,是十個月的人工。

哎!到底弄醒發夢的人,是否真的殘酷呢?難怪全體的教育學院的學生經統計學模型建造的超級人腦集體意識計不出答案,我想數千萬Gigaflops的超級電腦也想不透呢。

也部A自醒是最易為的事。反正每晚發惡夢之後都是自己醒來,看到枕邊的人仍在睡覺,心中想:只是夢而已。自己仍要堅忍著去睡。

二月了,本來是最好的月份。因為只有二十八日。可惜今年卻有廿九天,那該死的一天。令這黑暗的一年,再長多了一天。令這個仍然寒冷的月份,再多了廿四小時。

19:55 - Saturday, Feb. 07,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