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兩張一波三折的海報在死線前三十多小前做好,可算可喜可賀。波折主要是來自遲遲未收到醫生們的文稿,引致我遲遲未能砌稿。而且自己是第一次做印出來的海報,有些工作如印前準備等都仍未熟稔。

這幾天上班多天也帶同了iBook,用Freehand砌稿。再一次證明,每一個行業都應最少有一部麥金塔看下門口。這一次竟要員工自備。

印 刷公司很多都未開門。開了門的也不知能否在死線前完成印刷。最後最快的解決方法竟是由freehand output出一個RGB的TIFF,到沖印店用plotter噴一張A1那麼大的海報。正如Nikitac所言,多一飯野做,學多一樣野。也酗擃廗|成 為設計員、打稿員也說不定。

這次不算是last minute baby,可說是不錯的了。同一間醫院部門在同一個會議中的海報展示(Poster Presentation),竟然借用了時裝和產品設計的概念,設計了一個系列的樣版,不同色系(當然我的設計絕不會比判出去Studio做的好)。心中 希望能在沉悶的Poster Presentation帶點生氣,也希望可以僥倖在Poster Presentation的比賽中得獎。

而這次的會議Abstract Book,將會記載我第二個academic output。

除了研究的工作之外,下一個非研究的工作會在下星期展開。而且,今次也是一個要用麥金塔完成的工作,就是製作一張合成相片。

似乎,自從有一次做壁報被總理們讚揚而增加捐助之後,我慢慢成了部門的美術部。

最近知道了平日租dvd的公司會在十八個月內撤離香港。這是多麼可惜。沙士期間聽說他們生意很好。我相信他們撤離非因為客戶不夠,起碼我時常在街上見到有人拿著他們的袋子,而且次數更比沙士時多。而且他們差不多是獨市生意。真實原因,我也不知道。

也酗擃嶀S要回到買DVD看的年代。

20:03 - Thursday, Jan. 29,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