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常有一種很虛無主義的想法。每一句說話都可以用「無論」...「一樣」...的句法去做句子。

例如晚上無論幾點去睡明早一樣不舒服打呵欠。

每天無論如何勞累一樣有大量的事仍未做好。

每個月無論如何用錢到月尾一樣無錢用。

每次每論如何投資一樣會損手而回。

每次無論幾小心一樣會有重要的東西遺失。

每天無論如何一樣會有一兩件事忘記了去做。

做人無論如何努力一樣處於掙扎邊緣。

做人無論如何努力一樣被不同的人抱怨。

讀書的夢想無論如何發夢都覺得愈來愈遠。

做自己無論是讀書和做事一樣覺得自己不是自己。

我個樣無論點執都一樣不似教書。

做事無論我幾早準備好一樣有其他原因引致要做last minute baby。

每年無論有目標或無目標一年後一樣後恢。

飲咖啡奶茶無論幾多一樣沒有提神效用。

這些虛無感覺令我很想改變現在的生活方式。我也知道隱居深山可能是解決方法,但我仍要吃飯。要吃飯就仍得接受這種虛無之感。況且,這個地方還有幾多個山洞。

過 份的人永遠不知道自己十分過份。例如上網的人會以為自己是主流,反之原來上網人口只有五億,全球仍有五十多億人沒機會上網。又或者,很多「玩」日本文化的 人以為自己被歧視,反之原來他們自己歧視的人卻以幾何級數增加。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沒有邏輯。我也是一個不知自己過份的人,可釦琱j約知道你們看完以上的 文字的想法。

20:01 - Wednesday, Jan. 28,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