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如曾江那個沒有再播的廣告那樣,拜個遲年:「恭喜發財,oo髮彩恭喜大家發財!」

以前這一類的廣告,受眾多數都很廣闊,如 恭喜大家發財。比較純情,相信每個人最終都會成自己的客戶。最近的賀年廣告,一類是只向某些人拜年,如自己的客戶(BB、老師、媽媽),另一種是祝香港經 濟好轉。換句話說,又即是想自己的生意也好一點。這些廣告也愈來愈專門,感覺上,沒有以前的那種純真,拜年最終也成了一種公關技巧。

沒錯,以上為個人偏見。

新年期間,沒有甚麼好做。只在浪費別人易給易洗的利是錢,吃全盒的糖,以及偶爾和親友打撲克牌。不知道是不用了一些成本學、統計學和概率論的知識去賭,竟有小量斬獲(當然,更直接的原因是好彩)。不過,為免成為病態賭客,沒有再賭下去。

也重看了「賭聖」。想必是因為電影中有台灣人勝中共/香港,以及民主女神像等等的情節,這片的VCD久久沒有再版(多數VCD也是在大陸壓製的)。最近再版,可以說是十分珍貴。

19:14 - Monday, Jan. 26,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