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hiuto.diaryland.com/日記說到香港女兒。希望香港有似樣的香港男兒,勇於承擔。

以不仁的眼光 看,其實香港男兒是否具有新聞價值呢?也釩雃h的人也佩做香港男兒,只是他們只和其他碳水化合物,蛋白質和脂肪組合而成的物體一樣,孤寂地同腐。你為這些 化合物惋惜嗎?也頃B永佳是;又或者那些救人而失救的警察消防員是;又或者因為養一家4口,供兒子讀大學而在地盤工作過累,由高處如流星般墜下的那個五十 五歲患上前列腺癌沒銀醫治的地盤工人是(縱使已經沒有人記得他們的名字),可惜最後他們也是一團敗壞的有機化合物。生前,這些可能被靈魂控制的有機化合 物,承擔著的,也是其他人的福祉,無私的,也不希望其他人提起的。他們只在暗角為別人祝禱,當別人提起他們的名字,他們也搖搖頭,否認自己的民Z。

我不想有如報紙那些不知所謂的專欄,向公眾解譯男女之別。又或者拉上那些無謂的愛情原素,有那麼煽情就那麼煽情。

fuck...

總之,男性不佩有這種美麗英氣文藝化的「香港男兒」名字。有的,只是默默而腐的有機化合物。他們的名字甚至比甲苯,二氯丁烴或者威而剛等等的有機化合物更難聽。

08:08 - Friday, Jan. 16,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