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四一開始,工作用的removable harddisk死了兩三次。實驗數據部份失去,也包括一些偷懶時打到一半的日記。

當中有有關零三年的遺憾的、零四年的發展、決定用零四年讀完三國演義、以及零五年的種種幻想。

可是,那些不可信的記憶體,以及自稱牢不可破的鐵窗系統,聯繫著是一個人的記憶。腦海中的印記,記存在這些系統的風箏,軟硬件給我的的信任就有如聯繫風箏的那條幼線。風一大,一吹,線斷了,記憶也隨風飄走了;被暗黑空間的魔獸吞噬殆盡了。

記憶是人生唯一最沉重的包裹,甜酸皆有。可悲的是人腦記憶那隻風箏,聯繫著你的線路,是一個千絲萬薊熔V帳系統,難以簡獢A也難以舒解。當有一天患上失憶或老人痴呆,纏繞一生的那隻風箏飛走了,才發現這比背負記憶更為可悲。

三國演義啟示錄第一課,不是由馮兩努講,而係由胡適主講。他指三國演義七分真三分假。英雄豪傑似人更像鬼,由其是孔明的「法力」,令人覺得他是一妖怪邪異。

其實三國演義中的兵法心計,現今用者極少。其實有沒有可能有木牛流馬,借東風等等高超科學在公元三百至四百年時發生,我不敢下定論。追查也沒有作用,只有痴痴的在書本堆中浪費時間。不如相信七分真三分假吧。人生何必過份認真。

人 為了保護自己總會說謊,儘管理論上要信足十成。可是,這樣做只會在心坎中留多三四條被略籊姘L而割下的傷痕。信七成,似乎已經是對人言的信任度的最大上 限,有如打機械人大戰,命中率七十巴仙,明知有機會不中。總好過一百巴仙時,你的攻擊不中,你會懷疑電腦作怪,或者自己撞邪。

文人多大話,你也可視以上的文字為大話,你信七成,我已經相當欣慰。

零三年一切難產,欠下巨額債項,本要零六年才能完整歸還。最後決定不將問題拖延,取為在零四年之內全數還清所有債項。希望早一年於零五年是甘霖之年。將零一年之後的兩三年視為人生的黑暗年代。

在零五年未到之前,本網仍會以悲哀的黑色作為主色。

一子錯,遺憾兩年。回頭,畢竟太難。零四年是曙光初露,還是窮途末路,妳會知道嗎?

另一半於去年決定停學,現在終於找到工作做。是在我同一醫院工作。

20:01 - Tuesday, Jan. 13,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