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任何時間比十二月下半月更容易引發嚴重的Holiday Mood。由十二月廿五日開始到一月一日,再到農曆新年。一切都只是一個月之內的事。不停的假期,令我有點無心戀戰。想快點放假。

之前打好了一點點的日記,沒有再打下去。未完的日記,如下:

「看 到nikitac的日記指,聖誕節新年上班有如坐牢。沒有假放的話,的確如此。我也是如此這般,主要的大醫生出了國,沒有人看著我做事。醫生出國前委派要 做的事,早已完成。我大可每天好好的「吞泡」。可惜,真有點坐牢的感覺。沒事可作卻要上班坐足一整天。但年尾,趁沒事作,休養生息,也未必是壞事。

西 鐵通車,回歸元朗市民身份,也應關我事。可是通車至今仍未有試搭,主要是票價貴,就算本月廿四日出糧,那多出的費用仍是預算之外。故此,每天仍是搭小巴到 元朗市區,再搭68x巴士,在醫院步行一分鐘之內的地方下車。每個早晨,六時半起床,洗澡吃早晨換衫至七時半出門口,也可以在九時上班時間前回到醫院。以 前住在旺角那狗屁的遲到紀錄也改善了。這也應驗了一個奇怪的悖論,距離公司/學校愈近愈有機會遲到。

也釣鴠X糧之日,我會去試搭一次西鐵,可惜平生最不喜歡的就是轉車。如果我要由家出門上班,要轉三程車。故此,我想我只會在下班時才乘搭,早上的話我寧可在巴士上大睡一覺。

昨 天的見報,可以說得上是得談笑。有如西關大少第四五集中出現的那個高個子苦力,同樣是得啖笑。報導中沒有說明我有份進行這項研究,其實我在那篇報導中,也 只是有如一個高個子苦力。幸好,科學界沒有引起激烈的回響(其實研究本身存在不少解不開的奇怪問題)。其實我也覺得,這樣的研究,引起傳媒的反響大於其科 學價值。因為傳媒有把柄以此指責過關口岸的發燒篩選方法有問題。(方向日報竟以自己的研究作為社論的材料!但當然,只有自己知道。)

老實 說,暫時我做的研究,都沒有太大的科學價值。反而對社會影響較大。日後也雪|時常見報。由其是當某一份meta-analysis和另一份Survey的 資料出籠之時,簡直是對社會的批判。?!總理們。看看研究隊員的研究對社會的貢獻,就知道歡樂滿東華被志偉或肥姐「屈捐」的幾十萬沒有白花了。」

舊日記始終是舊日記,西鐵我已經搭過了三四次。今天更加搭西鐵上班。而且西鐵的廣告也很誠實,八點二十八分在元朗站上車,九點零一分到達碧街地鐵出口,比廣告中指的三十五分鐘快2分鐘。英國人講求準確,可能正是如此。

二 零零三年大事回顧也看了兩集。香港大事回顧對於港人來說,更比國際大事回顧令人深思。單單由年初的廿四小時逍關,沙士,到七月一大串的事件,後沙士經濟。 港人一直被指失敗,最終都一步一步的跨過了。果真,港人的智商是世界第一。可惜的是,香港一切都仍像進入了一個退化的週期。薪水退化、經濟退化、教育退 化、人文生活退化,唯一進化的,只是那些科技和一些不知名的泡沫。回到元朗的家,更見這些泡沫的虛浮,無聊。身體的老化不太可怕,最令人惋惜的是,未老先 衰的思想。

早上經過西鐵站,見到報紙的頭版。多麼令人惋惜。

二零零三年,我們沒有了張國榮、小黑,還有梅艷芳。媽媽時常向我們說起梅十歲未夠在荔園唱歌的故事,兩個姊妹,由一起在荔園唱歌,到一個在主流電視台發績一個在二線電視台浮沉。沒有紅過的一個先因癌症去世,現在另一個天皇巨星也走了。

多麼令人惋惜的小故事,希望仍可以流傳後世,縱使人的身體總會慢慢腐朽,無論是因為空氣的游離基,還是無情的烈焰。

也部A零三年的最後一日,仍然舉辦的燒烤活動,可以加入張國榮,強伯和梅艷芳的紀念活動。

14:10 - Tuesday, Dec. 30,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