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人都會有死的一日,只在乎遲早。特技是一種勇敢的科學,每個驚嘆的鏡頭,都經過嚴密的計算,再要勇敢的用生命驗證自己計算的成果。

千 算萬算,如何精確,人算不如天算,人生永遠會墮入「無常」這個難以計算的陰影之下。從事最危險工作的人,令自己陷於生死之間的,十之有九不是因為那危險的 工作,你說天公何不諷刺?肉體本身終究是一件物體,和雞蛋,機器甚至鑽石一樣,同樣面對「物件無常」的無情咀咒。幸而,「事件永恆」,驚險的飛車鏡頭仍存 在於我們的腦海,「笨小孩」那市井但警世的歌聲仍不時提點我做人處世看開一點。

* * *

昨 天和Supervisor見記者,最大開眼界的是,原來會見記者要有醫院公關的同事列席,不但要指引記者別亂寫新聞,也對新聞圖片的美學要求十分嚴格。我 也明白,要將圖片美化,去迎合公眾對圖片美學那膚淺∕僵化∕高尚(請自行選擇合適字眼)要求。由於公關小姐對於Supervisor和我面部不夠美麗而多 次建議拍攝角度以及提出用護士∕記者小姐去試用某儀器拍照。我也不禁反問公關小姐,是否要補個裝再上來。

處身電子年代,最緊要的是要懂得做場好戲。董伯上台,不知公關之術,更明言自己不做秀。可說愚蠢之極。

陳水扁做勢大會,溫家寶的親民鏡頭,以至卡斯特羅永遠身穿軍服的高壓形像,以至丘吉爾新聞圖片中那手持雪茄志在必得的型格,不也是一些公關之術,在董的思維來說,不都是做秀一種。

我 們可不是生活於二十年代,報紙上的圖片仍是手繪,沒有電台電視互聯網的年代。傳媒上的資訊己經達到「太過真實」的年代。我想我都是不太適合於這個年代生 活,或者用朱江在喋血雙雄中的對白「我們已經不太適合走這個江湖了」。建議可到火星生活,或永遠用不同的稱號從事幕後活動。

05:18 - Wednesday, Dec. 10,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