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七的一堂中國文化課,教的東西已經完全忘記,最記得那個有如男兒當入樽中的安西教練的老師引述了某個名人的說話,就算是那一個名人都忘記了,那句說話是:「不應媚外,更不應仇外。」

亞 洲人,長久受西方列強欺壓,到了今時今日,經濟文化發展又大大被西方的「思想性入侵」。同時,中共近幾年發展迅速,漸漸人民就生成了一種種族主義的思想。 例如早前那滿地風雨的維港巨星匯,有人在留言版臭罵滾石樂隊。又因為自己本身的無知,而覺得滾石樂隊只是範範之輩。(例如有一天政府要請霍金要來香港演 講,難道因為普遍市民不懂Astrophysics而要請李登輝來嗎?)其實我也覺得,再請來SARS期間沒有來港的Moby, Dj Shadow,或者早前到韓國演唱的Linkin Park的反應,可能會更好。但當在演出後,報紙頭版米績加在演出時的有型相片,以及全場爆滿,可見他們仍是老而彌堅。

又例如,昨天又在某有名Search Engine的留言版中,有人竟希望那個澳洲鱷魚專家被鱷魚咬死。

忽然又令我想起「不應媚外,更不應仇外」的這句說話。


每天都是接受不公平的待遇。例如同工不同酬,又或者要頂替別人某些份外的工作。

我 很想打破這種不知所謂的不公平待遇。但最終的結果很是簡單,又是我做的更多,得到的更少。罵聲更多,笑聲更少。搵食,在另類江湖打滾。壓力愈來愈大,終有 一天會爆破。一切,是一個惡性的循環,付出愈多,得到更少。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父母要養活一家,到了今時今日,根本是付出愈多,得到愈少的反經濟。

某天媽媽打電話來,說我已有近五十天沒有回家,有如不理會她的死活。

在父母偉大的「反經濟」同時,我卻只在「經濟」,是多麼的諷刺。

以前父母身邊有五個子女,走的有自組家庭的,走的有尋覓理想的,也有走的是因為要在江湖打滾找口苦飯吃的。最終,留在他們身邊的,只有一個性格怪怪的哥哥,一個走路不方便的姐姐,兩個魚塘,和幾隻狗。

只要想起,父母在養育我的時候所付出,而我現在又不能給他們任何回報。對他們來說,不是更不公平嗎?

所以,對於這一切不公平事,有時我只好一笑置之,以父母的堅毅作為榜樣。

SARS期間,被視為最偉大的醫護人員,明年卻要減薪減福利。可是我們的公務員卻支高於市價多倍的薪金。

大學是真正創建政府所謂的高科技新思維的地方,卻了減了他們的資助。可是中小學卻不減。

社會的矛盾不是由壓力團體所製造,而係由於不合理和不公平的政策所引致。


星期六日終於回到元朗的家,再嘗媽媽的竹蔗水和蘿蔔榚,十分的溫暖。

這的確是我的心靈故鄉。

回到旺角,一個絕大的衝擊。

害了一場大病。星期一那天沒有上班。

假如再有一次如此的衝擊,身心能承受得到嗎?

08:35 - Wednesday, Nov. 19,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