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足花了接近一個月,才能看完一本二百九十多頁的金庸小說,慢矣慢矣。也即是平均一天只能看十多頁。如果單單計算一下,我想家中未看書本的總頁數,也有一萬之數,那末,我得花兩年方能完全看完。我想,我都是不要再買書了。

每 個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壓力,我每天工作都要在一個又一個的死線上遊走。下班後,又是一個又一個的死線,以及一個又一個的危機、煩惱。我開始覺得我自己不似一 個Research Assistant,像一個古代的師爺仔。出頭未輪到你,只是在為別人付出腦汁。其實我好明白我的僱主已經對我很好,起碼他容釦琣b工作間戴著耳機聽 iPod。

糧尾,還有一兩天才出糧。出糧以經不再高興,因為有八成用來還錢,另外一成準備下一個死線,餘下一成兩人使用。同步過冬啦老友。

請某些不負責任的人不要再對我黑口黑面,我已經為你們受了九成九的苦頭。

我的父母再為這個受了九成苦頭的人受了一半的苦頭。多謝我的家人。我對不起你們。

媽媽曾經語重深長的和我說以下的話:「這個世界是錢掛帥的,不是說有錢大晒,只是沒有錢,就不要向別人賭氣,發脾氣。因為你已經無籌碼在手,再輸,就是輸信任,再不,就是輸命。」

可能傷痛取代了一切的感覺,今早護士幫我打防疫針,我竟不覺得痛。沒有甚麼感覺,其他人卻痛到殺豬似的。也部A打針會痛,只是Psychosomatic。縱使打針不痛,針藥影響,卻有點不適。

因為打針不適,如果可以請一兩天病假,多麼好。可惜不能。

我手頭有另一本影像日記,這又有一個網上日記,以及一個geek diary,我想,我減壓的方法,就是「寫」吧。這是唯一可以撒野的機會。幸好,這個機會是免費的。

很記得nikitac寫過一篇日記,說少年不知愁滋味,想再找來看,卻找不著。

以前的愁是假愁、偽愁、虛愁,現在終於知道愁為何物,已經證明,少年年華,早已離我而去。

iPod 連著的耳機不停地Repeat同一首歌,是Elton John的Tiny Dancer。老實講,不太明白歌詞要表達甚麼,而且一直不太喜歡Elton John這個二姑媽似的形像。但令我想起「不日成名」在Tour Bus上大合唱的片段,友情、理想、愛情,一切都是多麼的窩心。

"I want to go home..."
"you are home..."

說到電影,最近想看的電影不是Matrix Revolution或者LOTR III,反而是Cube 2: Hypercube。但其實這已經是一套三年前極之舊的電影,DVD都出埋。最近才會在香港上畫。但第一集實在太刺激,想看第二集。

11:13 - Tuesday, Oct. 28,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