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的工作就像在做Reality TV的Cheater節目,也有如以前城市追擊睇真d大飲茶。最近的研究也是有關一些醫療陷阱,去「大踢爆」以醫療騙人的勾當。研究過程甚至要打電話到某 些機構「套料」,就有如安得尊或者歐錦棠,報導記者拿著pin hole去偷拍好景四仔檔賣四仔給死靚仔,或者士多賣散裝「一飛飛O既」私煙仔給學生妹那樣。心底裡覺得十分刺激和可笑,由其是負責人用一些似是很科學的 Term去說服我購買某些產品,而我又扮科學無知而扮相信的過程。可是仍然十分驚怕被人反踢爆,已經有一次被負責人反問我是否記者,幸好我仍冷靜地說,我 只是一個自閉患者的父親。

有時因為那些人的科學理論實在太過搞笑,笑了出來,幸好沒有露出馬腳。例如有些自稱醫生的人,可以說ARA, DHA等屬於氨基酸。中四中學生,讀過點點生物的人,也知道這些乃是脂肪酸而非氨基酸。

突 然想起一點東西。老婆的老母是一個十分虔誠的佛教人士,可是在解釋某些所謂健康生活方法,就有如專家,滿口科學,永遠都有一籃子的科學理論去支持自己的論 點。例如一個小女孩為何要飲湯,原因是不飲湯個胸會細,不能餵人奶。又有時會因為某些電視報導的健康資訊和科學理論「極端化」,例如電視有人說食鹽太多不 健康,對腎不好。那吃她煮的菜就受罪了,因為只吃到一些沒下鹽淡如無味的東西。但根據XX醫院兒科研究人員就「不落鹽人仕的 descriptive/observational pilot study」發現,佛教徒不下鹽的比率,比起無神論者/懷疑論者/基督徒/回教徒高出3.567倍,根據MANOVA Test的結果,p value是4.670939 x 10 -167,分別極大。科學真的易用作哄騙,以上的pilot study是作假的,但現像是真的。只是我用扮科學的方法的影響你的情緒,令你去信,更加的相信。電視的護膚品、奶粉的廣告都好搞笑,例如某廣告說其產品 有Amino Peptide,故能令你有更好的肌膚。說護膚產品有Amino Peptide,等於阿媽係女人。因為Amino Peptide等於蛋白質。是那一種蛋白質就不知道了。SARS病毒、口水甚至餅乾都含有Amino Peptide,擦在面上是否也能令你有更好的肌膚?

做科學愈久,科學似乎只能影響我理性的分析,不能影響我的情緒。可是對於大眾來說,科 學反而慢慢地取代了宗教,影響一個人的情緒,慢慢有形而上化的趨勢。可能因為講科學理論會影響別人情緒,將會被我大踢爆的公司可以大騙特騙某些病人的錢, 病人也被影響相信不正常的科學;師奶也會滿口「不正常的科學」,試圖去影響別人的情緒。對於我來說,這些東西我只能一笑置之。你有你講,我有我笑/屌。

以前騙人會有拜神黨,祈福黨。現在我想可能應有一些叫做「科學黨」和「奇藥黨」了吧。

這些問題紀錄。

Unleash the Unix Power of OSX ii / Decoding Fake Science

Scientific Explanation.... (曾因此文引起一陣罵戰。)

Dread

Murphy's Science

不停的找自己的舊日記,很想刪除某些舊的日記。

當時太無知。現在的,更加可以是低能。

以前是理智地無知,現在是扮無知地低能。

發現這個日記,以及現在的自己,也都幾令人討厭。

不過也慣,我慣了被人討厭。

07:58 - Saturday, Oct. 25,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