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想回來:

男人書寫是多麼的令人作嘔。

Blogging是一種很女人的東西。

男人寫到傷春悲秋真的很骨痺。

到了現在,八百篇日記。

浪費了大量的腦細胞。

真的想屌那自己一星。

很痛苦。

06:17 - Tuesday, Oct. 21,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