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這樣的一張嘉釭活C

老實講,我吃這行飯,但我不是醫護人員。

抗SARS,我也想問問我自己幫過甚麼手。

除了風頭火勢仍進入醫院工作,又或者曾幫手想這份journal的idea之外,對比起無私為SARS病人付出的醫生護士,以及常常被忽略的病房工作人員,只是微不足道。

我不值得得到這樣的嘉部C

22:49 - Friday, Oct. 17,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