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工後好不想回去旺角的那個家。想留在辦公室。

最終,都因為錢的問題不能回家。

我都不想嘈,我也好努力地捱,我不期望發大達,我只想回到元朗居住。她的老母好煩,一開聲我就想死。我也忍。

每星期六,去學結他,卻有一個有如呇悒尷撤iss教授(無論把聲以至看不起人的態度),讓我死了好了。我決定今個星期六不再上堂。我可不想貼錢買難受。

我開始懷疑我自己也有水銀中毒。

19:25 - Friday, Oct. 10,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