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個月我嗅到收支平衡的氣味。

今個月的目標很簡單,就是不要再問家人借錢。

發現自己原來有一點點,只是一點點的數學天份。

其他同學畢業後每天對著的研究材料可能是某某細菌、某某DNA。而我也同樣是研究人員,可是我的材料,是數據、文字和電腦。

畢 達哥拉斯說,萬物是由數字組成。你可會信嗎?當然,對比起德謨克里特的原子理論,畢達哥拉斯的想法,未必是對科學影響最深的古希臘思想,但仍然是一個有 趣,而且十分有理的說法。物件本物,最少可以分成「組成物質」和「結構」兩個層次。畢氏的概念,將著眼點放在組成物的結構之上,而非如德謨克里特,將著眼 點放在組成物本身。就算中國人的陰陽平衡的觀念,也是將著眼點放在結構之上。現代科學研究,組成物和結構分析並行不悖。

因為Supervisor著我做的「不可能研究」,看了點點有關人工智能/人工智慧的資料。

智慧,其實是一種組成物,還是一種結構?這個是一個十分哲學的問題。當不同的物質(人腦細胞和電路版)都能具有智慧,似乎智慧本身,只是一種結構上的東西。也因此,我可以用組成結構的數字去建設出來。

可是,到底人工智能能否稱為智慧的一種,又是另一哲學問題。

人 工智能比人腦智能好的其中一點,是人工智能很少會鑽牛角尖。可能因為人工智能沒有了感情的元素。基督徒會這樣說,上帝賜人類智慧,當然,我覺得上帝似乎賜 人感情的可能性更大。我會說,進化令人腦更加複雜,故人腦慢慢發展出智慧。人類可為電腦編寫智慧,似乎進一步證明,後者比較正確。因為智慧,可不能一夜之 間無變有,是要慢慢編寫出來。Yeah!我是撒旦。如果能有思想自由,我寧可自己成為撒旦下地獄。反正這是下一世的事,這一世的事都未做得去,我沒空去想 下一世的事。而且,有沒有下一世,都仍是問題。


今天看金庸小說,覺得很好看,有時甚至不想放下書本,一直看下去。


開始覺得這個日記已經是一個Loop,不停的Loop。

已經沒有發言的權利,如這裡也受管制的話,我寧可不再寫。

Made of fire

Psycho

Fuck or Die

Ballistic Birthday

07:56 - Wednesday, Oct. 08,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