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沒讀小說,今天再讀,速度奇慢。花了三天光境,只消讀六十頁書。以往一個下午,可讀小說一本。真的不可與昨日而語了。金庸先生的著作,煞是吸引。 可是我已經對於有點公式化的「師妹愛上敵派哥兒」有點吃不消。但畢竟,此種故事最能引人聯想。再加上電視劇集耳濡目染,師妹必是當家花旦飾演,難免令人投 入角色。

扮文皺皺完畢,回到現代文字模式。

今天的日記有點似py6kiss的日記,可是這真的是如此。

昨天Supervisor拿著一份期刊,問我知否甚麼叫人工智能(AI)、神經網路(Neural Network)等等。

我如實回答知道,向他解釋了這兩者為何。之後他叫我嘗試編寫一個程式,要具有神經網路,去診斷某一病證。我心頭一句:「嘩!」

我說我沒有可能寫等來,他卻硬塞那份期刊給我看,叫我研究一下。

只 知道那副人工智能系統能夠準確診斷百分之九十七的某病病人,比起醫生根據臨床數據診斷的百分之七十七為高,也比電腦統計方法的百分之八十八為高。人工智能 系統如此準確,是因為電腦會記下每次診斷的結果,以及真實的結果,再對其作出決定的模式加以改變,用一個人工智能學說中的術語,這種現像叫做「訓 練」,Training。也即是說,假如讓人工智能電腦診斷愈多,其準確度也會慢慢提升。

另外,也只知道這系統是在SGI IRIX上運行,用C寫成。相信是研究的醫生編寫,因為此系統以醫生的名稱命名。

看完了,又如何,我也是不會懂得寫如此精密的電腦程式。

此份期刊是一九九一年出品,我知道為何今天才到我手。因為這一排我的Supervisor才知道我懂得寫程式,也即是,我是兒科唯一可能做到如此東西的人,同時,也即是我的Supervisor等了十二年,才能找到一個不用付出額外金錢而得到的Programmer。

我的表哥是是大學研究生,也是作有關人工智能的研究。他以Mathlab編寫一套系統,能夠在一些影片中透過面貌認人,而且也是愈認得多,愈準確。

可是,我的表哥是大學研究生,M Phil!Computer Science!他由中四開始接受電腦程式編寫訓練,而且一直都有讀高深的數學計算。

對比起我,真的只能「哈哈」兩聲。

對 於人工智能,我只知道有一套寇比力克過戶給史匹堡的電影。就算是通常用作開發神經網路的語言如C, Mathlab或者Prolog等等我都不曉。我也知道這樣的系統十分之有市場價值,學術價值也高。可是這樣深奧的系統,就算承包給大學的電腦學系,也未 必能夠完成。更何況我一個六千元的大學畢業生呢?寫這樣的程式,不單是if then else那麼簡單。對不起,我又要令我的Supervisor再等多n年。

也部A由今天起,玩多些mindpixel,再研究多些,有朝一日,我能夠編寫這樣的系統。也釧R名為fucknet也不錯。

一 切虛假的自憐終結。其實,心底裡有一句話想說:「六千元就想請一個又要識生物統計、又要識微生物、又要識得做PCR, Sequencing, Immunoassay、又要識寫Prgram Develop SQL Server同埋又要識得Develop Neural Network既人,樣樣野都咁Advance,邊有咁撚便宜既事呀?請個Msc, M Phil都未必識咁多野啦!請個識咁多野既人呀,六萬都未必得啦。屌!食米都要知米貴。六千蚊,扣埋老強得五千七,係請個阿嬸掃地既價黎架咋!咪發夢啦! 老細!」

13:29 - Friday, Oct. 03,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