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多篇中秋日記,多數都沒有快樂的情景。

獨處、沉思和哭泣已經取代賞月玩燈籠等等活動。

本來想中秋晚和眾盟友不醉無歸,最後卻一點酒都沒有飲。

以僅有的八十元存款辦了一次烤肉會,連蜜糖和炭精也沒有錢買,猶幸Al Beer仍說今年中秋的經驗是Two Thumbs Up,也算安慰。

在活動前早了回家,卻不能和家人吃飯,自己一個人吃家人留給我的齋菜,也吃得滋味。不知誰人向老人家說我在市區每天吃七十一微波爐嚏A令老人家痛心得落瓷C母親和叔叔也說,路是他選的,要讓他去捱一下。父親向老人家說,我的約還有半年,快完結的了。

此刻,我只好忍著略禲A向老人家說,我仍安好。令體弱多病的老人家為我擔心,是多麼的不對。

飯後有一個賞月活動,卻只有我和哥哥二人有興趣,本來沒有兩句的兄弟,也一起點了兩個燈籠,坐下吃了兩個水果,談談近況。

今 早看了很久前買下的一比九九短片光碟,在Behind the scene張婉婷導演說,「我的飛行家族」這套短片,重新表現上一代小朋友的純樸素質、專敬孝悌。長輩叫幫手穿膠花,好好讀書,小朋友都會幫手幫忙。不禁 令我想起我自己的以前,家貧,媽媽會接一些洋娃娃或者包糖果等等小活來賺點生活費,我們五兄弟姊妹都會幫手製作,一邊看電視的漢城奧運,五個人各有各的崗 位,你梳娃娃頭髮,我將娃娃手裝在娃娃身。一家人十分融洽,做得累了,寒冷天之下一家又會用炭爐打邊爐。我們又會自動自覺的努力讀書,父母不用在這方面操 心。

現在的小朋友嗎?會這樣嗎?每天上班,坐在後面的秘書小姐,只在電話和另一個空閒沒事作的員工在談升學的策略,又或者一個又一個的電話 叫家中的小朋友讀書寫字彈琴。個人主義過於氾濫,小朋友吃不了苦,時常埋怨這埋怨那,易發脾氣。覺得家人欠了他們這個Playstation或者數碼暴 龍,又對父母時常多多責罵。

可能我不屬於這個年代。今年中秋的經驗,令我想再重拾自己小朋友時的素質,將家庭當是一個集體來看。家人誰都沒有欠我,只有我欠了家人很多。保持健康,故當晚不太想飲酒。

勞 心的東西仍然在心中不散,原因是沒有得到別人給的機會。昨晚和Kelly a.k.a. Nikitac談老婆的小弟dogming,他的背景和我們多人都很相似,我們都想壞,只是我們壞不起。幸好dogming他壞過,現在回頭是岸。年輕 人,有回頭是岸的機會多好。我們不再年輕,又沒有人給我們機會。

我覺得現在可能是人生中最黑暗的年代:債務問題、人工低下、沒專嚴、沒自專又沒有飽飯食,希望有逃出黑暗時代的機會,但只見自己前路愈來愈黑暗,未見到巷尾的曙光,只覺得每天在白活。

故有機會回頭的人,請好好珍惜機會。

16:07 - Saturday, Sept. 13,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