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數數手指,還有多少個?

敵人卻愈來愈多。自問對人不錯,自己也算吃得虧的人。可惜,有時因為陣線問題,卻要視某些人為敵人。

因為這個問題,我竟看了之前大力批評的張小嫻(suck ][)的一篇散文「朋友比不上敵人」,我也覺得自己在自打嘴巴。

發現原來原諒可憐是對待敵人才會用,因為要表現出有風度和氣量。

阿寶和馬沙算是敵人,可是阿寶仍是駕駛Nu Gundam將馬沙的Sazabi駕駛倉壓到高熱的阿古哲斯,置其於死地。

那麼其實阿寶和馬沙,是朋友還是敵人?為何阿寶卻沒有表現出原諒和可憐的氣量?

自問自己無資格做阿寶這種大英雄,馬沙也太有型了。如果要在機動戰士這套動畫找一個角色,我想我算是一個自護軍的小卒,駕駛著一部渣古。

這個小卒本身可能不是太反對其敵人,可能只因為薪水而要將敵軍視為敵人。

美軍當中是否人人都憎恨伊拉克政府?我也不覺得。

12:39 - Monday, Sept. 08,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