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SHIUTO之日記看到有關醫管局的僱用政策之失敗,也有在他/她的留言版中留下了作為醫護科研界的大臨記的感受。

在電視見到李歐梵,講到他和妻子的其中一本作品。內容是兩個人由認識到結婚,妻子患上精神病(抑鬱症),為夫的如何處理。在這裡提起李歐梵,恍惚這裡是isle的日記那樣。

老 婆看到那個故事,也懷疑自己患上抑鬱症,因為部份情節太似我和她的生活片段。每個人都有一個心靈的故鄉,李氏的妻子由美國波士頓回到香港,抑鬱症就消失 了。我個人覺得同樣得精神病的凱迪(飄零燕主角),由法蘭克福回到瑞士,神秘的精神低落就失去了。(可是日後他卻掛念法蘭克福。)到底老婆的心靈故鄉是在 那裡呢?旺角,元朗還是日本的樹海?

香港每五個人有一個有精神病,老婆是否患有抑鬱症我不能下定論,始終這些是精神病學的範疇。電視節目以劇作的方式將李氏兩人的作品的精華表達出來,令我有點想找來他的作品來讀。永遠我也是喜歡精華以外的東西。

兩個人將自己的故事,可以寫仍作成書。原因是抑鬱症這個病實在太「文學」了,太浪漫了。

深 切治療部每個病人的故事也都可以十分曲折離奇,感動世人。可惜沒有市場,Down's Syndrome, SMA Type II或者交通意外嚴重創傷的病人故事只適合在醫事報告或者醫學期刊中出現。平常人的故事嗎?除了在這個網上世界浪費點點伺服器硬碟空間之外,也沒有可能在 只有黑和白的紙上世界出現。

我有時都想問,我自己的精神故鄉在那裡?可是這樣浪漫的問題,不值得我這些為生產兩口飯而生存下去的人去問。可 能我已經迷失了,連自己的故鄉也都迷失了。今天十分地累,肉體上很累,手軟腳軟,可是在足夠睡眠和咖啡因影響下,精神很好,繼續為口飯工作下去。這種生理 狀態更加令人覺得不知所措。昨晚老婆也很少有地早睡,加上幸福傷風素中過多的趨睡化學品,我可以重拾健康的習慣:早睡早起。

昨晚病中的晚飯 是八元一個的燒味飯盒,加兩元奉送了一罐印有不明地方文字的可樂。假如foam的飯盒和膠袋值總五角,白飯值一元,燒味值三元,不明地方文字的水貨可樂值 一元半。那麼不計人力成本,每賣出一個飯盒,燒味檔可賺四元。再除去五角作為電費等等成本,可賺三元半。燒味檔有人員四名,每人每賣出一個飯盒可賺八角七 分。我的工資除去還債數目,每月可食二百七十個這樣的飯盒。分開兩個人每天兩嚏A即可捱陸拾柒點伍天。假如每月兩個人每月只吃一百二十個飯盒,那麼每月更 有壹仟伍百元作為雜用交學費,沒有錢作saving。

香港地永遠不會餓死人。十元一個飯盒連汽水,多油多糖多鹽高醣,有肉有菜,足夠提供每 天二千卡路里,還想怎樣?標榜「低卡」的食物,只合那些將瘦定義為「瘦減十磅」的中產女仕食用。十一元兩個大麵包,也夠兩個人食四日。節流不是好辦法,最 緊要的是開源。但我在想如何開源呢?

我想簡瘜o種結構性貧窮,或者結構性長期糧尾(長崎良美)。

日日講一些浪漫的東西,最後都成了這樣沒趣的數字遊戲。根本上我就不浪漫,因為浪漫只適合有飽食的人。

比 起以前的日記,現在的日記很沒趣。但我做工前的日記和做工後的日記的分別,也是一種紀錄。給快將大學畢業的人(如DIARYLAND MEETUP新加入的兩位成員),又或者正在讀中學又不想讀書,常常想出來做工的人借借鏡。讀書一點都不辛苦,由其有人供讀書,請大家好好珍惜。我一直也 這樣想。讀了廿年書,我也找不到一方塊的回憶,如現在那般艱難,會考如事,高考如事。出來做事,每天憂茶憂米,比起讀書,更見痛苦。

病房來 了一個十八歲的女病人,入院原因是昨晚在Disco服食過量的Ketamine,也即k仔。卻竟然入住兒科病房。護士叫我不要接觸她,因為她的精神不穩 定,只會自找煩惱。聽說她曾經襲擊醫生護士甚至病人。職責所在仍要為她探熱。冒著生命危險前住為她探熱,卻被她屌鳩我老味,作狀想打我,又話自己好撚慘。

對 付這些古惑,只要扮作不怕他,瞼X一副隨便打的樣子。他知道自己嚇不倒人,就會自己摺撚埋,這是我在Band Five學校混多年的經驗,因為這些古惑根本怕打人,得把口。護士醫生出身於高尚環境,Band one學校,對於這些地下世界的法則,卻不知道。瞼X一副你怕他的樣子,只會被這些欺善怕惡的古惑恰鳩你。也因此,我堅決要為這個人探熱。有時有些東西真 的不能不屌。這些病人,無論入院原因,到他對待救他一命的醫護人員的態度,真值得屌鳩呇悃跔C屌,卻在心裡屌,屌不出聲,因為身份所限。也令我想起那個病 人口中的「慘」字,我屌要在心裡屌,你飽食終日,你屌卻大大聲屌我,借問邊個慘一點?

成日話我自己慘,我也好值得比大家屌。出聲或者在心中,也隨便。

12:27 - Friday, Sept. 05,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