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奉行了我前昨日講的懶虫宣言:「不想上班的,根本不要颱風也可!」

今日放了個sick leave,你問我是否很病,我覺得我的精神是能夠上班。作為奴隸,要搾取最少的精神,去生產最多的產品。心情其實不好,但係又不是名人名星型人球手,講 心情那到我這些奴隸講。不想扮那些主流樂壇的歌手那樣,說我沒心情上班。我想講一句,我係因為懶,扮重病,不上班。

昨晚已經很不舒服,再加上昨晚meetup後發生的小風波,今早起床七點醒來,睡過;八點再醒,再睡過;九點,頂不順,打電話告假。

想給自己一口氣,回一口氣。

有時假想自己正在做我supervisor的角色,我給你月薪,你好好的給我做事,不要給氣我受,不要令我為你做額外的工作,我只想要你的成果。

假如我作為Supervisor的角色,給下屬利益,為何仍要受下屬閒氣?

有時會這樣去想,覺得自己好不孝。Taken for grant from my parents,我沒有給過他們甚麼,更要受我的閒氣。

又有時這樣想,如果人人都做願奴隸,這個世界會和平得多。

屌,我都唔撚知我自己寫緊乜撚野。

終於有點時間,可以看看書。月薪五千七,三千還債,用了一天工資,也即百幾蚊買了三本書,覺得自己好浪費金錢,如果不用心看,就更加浪費,可惜一直沒有心神時間去看。也可以有點時間睡覺。

這些空閒時間,是有錢都買不到。幸好,我己經受雇三個月,可以有十日有薪假期。

16:44 - Thursday, Sept. 04,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