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老婆一個在開學前的藝術習作,叫她拿著相機,在街上找不同的東西拍照。不用技術,不用構圖,總之找出街道上有特色東西,拍下來,重新欣賞一下。

回到家中將不同的相片分類,也許可以作為日後藝術創作的素材。

很多東西年紀小的時候懂得,人大了就因為不同原因而忘記得一乾二淨。可能因為太過自負了吧。

在 文化中心的展覽版看到很多小兒畫的美術作品,其實以前都覺得兒童畫有一種神秘的美態在其中。我討厭用「可愛」來形容兒童畫,因為大多數都根本不可愛。那些 可愛的兒童畫多數是出自成年人的手筆(如小丸子、帶銀公主那些)。我最愛那些沒有太多技法,有如大花臉的兒童繒畫方式。想畫就畫,沒有太多顧慮。現在於兒 科病房工作,更見這些兒童畫的作用。有不少兒童病者都以畫畫作為解脫,畫好的畫有時又會貼在病床附近,有時是沒有意義的線條,有時是一些面孔、機器人或者 美少女。我曾在兒童深切治療部見過一個病重的智障病人在昏迷前畫好一幅人像圖畫貼在床邊,當然,不算畫得精美,但都知道畫中人是一個護士。一張這樣的畫, 加上一個長期有大堆機械圍著的昏迷智障病人,單單是這個畫面,也令我想出很多個故事。可能是有關那個病人的,又或者畫中的那個護士姐姐。

人大了,自己對美學的標準可漸漸僵化。現在欣賞原始的東西,反而覺得美麗。但你叫我畫一幅兒童畫嗎?對不起,我不行。拿起畫筆想亂畫一通,腦子裡會想起某人說這樣畫不美,那樣又會破壞構圖。這些美學標準已經是成為了反射神經的一部份,也因此,我沒可能畫一畫兒童畫。

欣賞原始,欣賞原始之美術方法或表達方式,來源於實驗性的藝術。

我也覺得今天我的日記很實驗,因為根本不是我自己本來的書寫風格,有點「扮晒野」和「扮高檔」。賤民扮高檔,扮藝術家,可能是本世紀最不要臉的人用自身表達的最好笑的笑話。

08:53 - Thursday, Aug. 28,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