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看了Adaptation。本來也想買Bowling for columbine的vcd,但之前已經看過,而且我覺得這套電影很有潛質成為十蚊雞電影,於是決定改買了Frida。

將 話題轉回Adaptation,中文名叫「何必偏偏玩謝我」。又是「玩謝」,雖然這一套電影同樣是「玩謝麥高維治」的原班人馬,也不用故意加上「玩謝」兩 字吧。就像Pixar的電影,不是叫「乜乜奇兵」就是叫「乜乜特工隊」,新的那一套Incredible也將會叫做「乜乜特工隊」呢。

論 「玩野」程度,Adaptation比玩謝麥高維治有過之而無不及。例如那個教寫劇本的人,比較起主角的「清高」劇本,教的根本是一些爛劇本。可 是,Adaptation開頭就是一個清高劇本,悶到仆街;到後面卻變爛劇本般的結尾,我們反而覺得是高潮位。一來「串了一串」我們這些扮清高的觀眾,二 是作為劇作家,最終都是要寫這樣子的爛劇本。另一個有趣的東西是,根本整個故事,是在否定普通電影裡面一切浪漫虛幻的情節。如某人熱愛某東西,原來因為吸 毒;一個高貴的記者愛上一個傻瓜,原來都係因為吸毒;找尋一些看似對人生很重要的收藏品,也都是因為吸毒。總之我覺得劇作者似乎想用「吸毒」作為比喻,指 出這些電影時常出現的情節,是既虛假,又不實際。

最終故事都帶出一個重要命題:太多原則反而害死自己。

01:18 - Wednesday, Aug. 27,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