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同事以至盟友們力勸我應該去試試去應徵那份萬七人工的Research Assistant,我也抱著買六合彩的心態應徵。成本P否,天知曉。但當然,總比買六合彩易中。我想機會率有如買港隊在皇馬那場波有進球那樣吧。

整天在發夢當薪金三級跳後,生活會比較鬆動,可以清理所有債務,也可以不理會交通費問題而回到舒適的家鄉居住,每天可以見到快一個月沒見的父母,也可以有很多錢奉養兩老,以及給姐姐治療疾病;除了有足夠錢給老婆進修,自己也可於工餘進修。

嘩!多美好。

就有如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的大學生那樣。畢業出來做經理支幾萬元月薪那樣。

因為整天發夢,整天上班精神散漫,就像忘記了自己仍是一個低收入高技術人員那樣。廿一世紀的大學生畢業生,學謝老四在黑白森林裡的對白:「呢d野,我聽都唔想聽呀!」

今 早在病房為病人探熱,其中一間病房住了兩個小朋友。當我正在為其中一個小朋友探熱時,另一位不停地罵母親,為何沒有帶激鬥戰車給他玩,也抱怨醫院的電視太 舊,甚至不能轉台。基於身份,就算我覺得這個小朋友好過份,我也沒有出聲(顧客永遠是對的?)。可是探熱當中的另一個小朋友不值罵母親的惡行,竟然破口大 罵,說:「嘈夠未呀!乜你咁大個人都唔識自己照顧自己。」

突然間,覺得這個小朋友在罵我。

每天都抱怨自己人工低微,其實問題的徵結在於「自己唔識照顧自己」,量入為出。

每天都抱怨大學畢業後人工低微,其實問題的徵結也在於「自己唔識照顧自己」,之前讀書期間沒有好好比心機讀書。

「哎!呢d野,我聽都唔想聽呀。」

12:52 - Tuesday, Aug. 19,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