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個人幾膚淺,我不太相信人與人之間的平等,由其是這一兩年。再者,我開始相信決定論。一切都有個X(我不知道是甚麼,可能是神或者基因),「整定」了我們的一生。就有如The Matrix那種,你沒有權去選擇,只是有選擇的錯覺。

甚至開始有點偏激的取向,例如開始相信人是有分級數。我是否有如納粹黨那樣以為自己為最高級?我又不覺得,應是最低下品質那一種。

曾經有一期由唯物的取向轉向唯心,今天又回到信奉十分極端的唯物主義。

我偏向相信,如果一個想法,我可以由相信轉為不相信,再轉為相信的話,我會假設它為真理。信度(Confidence Interval)為95%。

我開始假定唯物主義為真理,開始去完全否定神鬼(故此七月十四聽鬼古節目我竟然在笑),否定心。甚至開始覺得人根本是一件產品,絕對有可能有品質不佳的人出產。只是「心」這個東西令我們假定人人平等的謊話。

指出老闆不公平的,永遠是受壓迫的小員工;反對女權主義的,永遠是被女人使喚的小男人。你永遠不會見到楊受成說自己太有錢,權力過大,很不公平,要和弱勢社群分享權力。根本,指出一件事為不公平,根本上就是一個弱者的行為。

作為弱者,可行的路有二:一是訓練自己的吃苦能力,二是繼續吃苦。

誰人生出來開心,誰人生出來受苦,整定架啦!人善天不欺,簡單一個道理,怎麼不看透。

Eddie等等又會話我,你係男人,有對雞蛋架,你大啦,唔係細路,咪成日都係咁響度怨啦!

我無怨。

我 都不知幾想去玩,將一切屈結一掃而空。我很榮幸的一班定期出來談天的diaryland盟友,但我很想有另一班可以定期和我玩桌面遊戲的朋友。那就可以掃 走一切。我個人幾膚淺,玩兩玩就甚麼都忘記了!可惜,香港就似沒有這些人。想識,也無門路。不像外國有同好會。我不想自己搞一個,因為根據經驗,我係多多 聲氣,但我不是領導的材料。很想加入別人搞的團體,也釦琱騆侫A合成為小成員。很多人都覺得,當一種同好會成立了,自己一定搞得比別人好。於是自行分裂出 另一團體。也釦痟N是這些領導人財所應要羅致的理想小綿羊角色。

08:33 - Wednesday, Aug. 13,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