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可以算是作為三合一6k_slv以來,最忙碌的一天。早上不停奔走,吃飯時間沒有了,又是不停的奔走。下午開每兩月一次的研究例會。席間我被Supervisor直指「無乜用」,令我十分之氣餒。也突然令我想起了Steve Jobs對下屬的態度。

席間又發生了很多的突發事件,例如某些用具被人借用了,又或者突然有一個小女孩因為溺水要即時送入深切治療部,令這次例會顯得十分緊張。

另外,我也擔心我自己前途的安危。Supervisor指出,他昨天看過明報,大學生拿綜緩的多了七倍,而這些大學生都要做社會服務令的。那麼,為甚麼不請這些大學生來醫院研究部門做社會服務呢?

我和這些拿綜緩的人本質上一樣,為何仍要用六千元一個月去請我,而不去請一些免費的綜緩大學生來做社會服務呢?

忘了說,我工作的醫院是公立醫院,醫管局旗下的。財政緊絀,當然會想減低成本為政府滅赤。

講到尾,我在這份工作中,我非無用之輩。最少我不停計數,寫紙,為的都是為醫院掙取研究經費。有研究經費,我就可以繼續錄用。有研究經費,又可以製造更多的就業機會,解決失業問題。

這再一次證明,六千月用薪是比多我的。可能我原本只值一千幾百綜緩加免費的社會服務令。

例會過後,又肚餓,又累,快死在辦公室之中。仍有大量的admin工作要做,我也不理,死在沒有人的辦公室裡面。

縱使工作令人氣餒,當雙重份量的Coffee Powder沖成的Coffee送進口中,電話另一邊是愛人的聲音,消消氣,地球仍在轉動,香港仍是要努力,新任的財爺仍要接力努力滅赤。又要再次上路,捱完那仍有一小時的本日工作。

23:09 - Tuesday, Aug. 05,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