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一日,又如常地上班,距離下次發薪日,還有三十日。一個月對我來說,有三個紀念日,分別是每個月第一個星期三,第二個是每月十四日,以及月尾出糧日。

我重申一次,我只是一個Temp. Research Assistant,但我的工作,可以由買電腦配件,安裝軟硬件以至秘書替假。我一直不明解秘書為何可以兩個月之內放了三個星期假,有時又可以自行放一兩日假。

我 要替她假,做她的工作。向壞的方向想,結果只會是一連串的粗口以及要求增加我的薪金。但向好的方向想,可能是訓練我的好機會。一個集合了 「Research Assistant, IT Support和Sec.於一身的混蛋」,將會十分之有市場價值。也釦皕|被訓練成秘書小姐的接班人,就算接收她一半的人工(都有成萬!),我也接受。

我這樣想,但上司不會這樣想。可能上面說的「Research Assistant, IT Support和Sec.於一身的混蛋」,前面三個職責會被忽略,沒興趣知道,因為那三個職責是我應份做,只會留下「混蛋」。

曼聯賣掉碧咸,聽說會少了三成的生意。但碧咸轉會皇馬,縱使皇馬高層覺得碧咸的水準不及國際水平,將他排到水平較差的b隊操練,但當向外賣Adidas廣告,他總會和a隊的施丹魯爾在一起。有人計過數,皇馬因為碧咸加入,增加了一半的生意。

愉園又會否賣掉中場大腦蔣世豪?李健和今年又會否退休?最新國際足協發表香港國際足球排名幾多?

先不論這些事件有否如碧咸般震撼,但你會否對這些問題有興趣?老實說,自己都無興趣。

(我再不想用足球比喻宿命的人生,有點悶了。)

今 早上班前發生了驚險事件。以為今早弄丟了所有的上班所用的資料、未寫完的論文以及偷懶時寫下的程式碼。因為所有的資料都儲存在一個姆指般大的 Removable Harddisk之中。每天下班都會將這東西帶回家,今早不見了。以為我要在Supervisor回來之前重做所有的東西。

回到辦公室,原來昨天下班留了在辦公室。

一切都是自己嚇自己,一切原來是自己大頭蝦。

今天可會是最後一個閒暇的早上。下星期一,Supervisor休假完畢,回來了。

八月一日,太多改變。第一是醫院可以探病,第二是今日開始賭波,第三是公屋扣分制。其實也代表,香港有史以來最多事的七月,完結了。一起回顧七月大事:

  • 溫總來港
  • CEPA等等落實
  • 七一五十萬人遊行
  • 遊行後,政府發表廿三修改案,堅持七九立法
  • 田少離開行會,政府被迫放棄七九立法
  • 七九集會,同場加演中指事件
  • 七一三集會,被指是二一世紀版本的高山集會
  • 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車禍
  • 演藝界大型貪污事件
  • 梁錦松及葉劉相繼下台
  • 馬會賭波拍板
  • 房會 vs 公屋居民敗訴
  • 利物浦來港,港隊勁輸六粒
  • 皇馬來港市民排隊買飛

12:34 - Friday, Aug. 01,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