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為另一半讀書的事情奔波張羅,例如借貸、交費、計劃買手提電腦甚至換電話到再次申請圖書證等等。覺得自己有點像一個父親,縱使自己由小三起父 母都不需為自己讀書方面勞心。當然,在她未能完全明白升讀大專機制和系統之前,我有責任去為她解決這些問題。有時我向她解釋一些有關大專的東西之時,因為 自己的語言表達技巧差,經過多次解釋,她不太明白,會因此發脾氣。在我來說,當然不是味兒。

當然,我為了她準備好大部份準備事情,開學 後讀書的事情我可幫不上忙。我希望她可以由現在起有一點「思想準備」(多麼中共的TERM),因為讀書除了天份和努力之外,也要有良好的思想素質。試想, 一年的大專教育,可等於考一次高考那樣。能否處理那種壓力,是勝負的關鍵之一。在每種個人素質都用「乜Q」去量化的年代,這就是EQ和AQ。

其 實我自己有點將自己夢想投射了在她身上。自己高中時曾想說服母親停讀中七改去讀設計學院,當然最後不能了。事後也發現自己根本不是讀Design的材料, 也多謝母親當年那溫和的勸止,縱使當我心中罵母親守舊,沒勇氣說出口。現在想回去是多麼的不孝,縱使我覺得現在的自己都十分不孝。

現在另一半的夢想達到了,我也有點安慰。

我的一生已經輕羸蚸w,但她仍未。我也該讓她自己去冒險一下。

我的一生是一隊香港隊,會輸給利物普六粒。被群眾取笑屎波之餘,也只成為班霸的配角,甚至老臨。沒有人會欣賞他們的球技,只會有人有興趣知道他過去大比數輸給外隊的紀錄。

日後,她會是一隊超班的皇馬。

08:34 - Tuesday, Jul. 29,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