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台「烽煙」(Phone In)節目,充斥的是投訴是天文台太早落八號波(八時十五分),於是要上班。會引致交通混亂,又或者聽眾居住的地區仍然十分大風,是他們投訴的主要理由。這種情況,已經司空見慣。

早上九時二十分,坐在辦公室,只有我一人上班。一個人在飲那標準味的罐裝Latte,外邊的風也不太大。其實能夠準時上班,原因是打從昨晚起,根本沒有一個寄望今天仍會掛八號風球。

就算今天放假,一樣扣人工,根本沒有分別。一切都是在標準之下工作。就算很多人叫他下台的人,也都會在這天工作,可見他的勤力。聽說他積存的假期有三百幾十天,如果年尾他開始放假,也野i以一直放假到任期完結。不學他的老懵懂,要學習他如牛的勤力風格。

第一次在市區渡過颱風的一晚,發現原來是風平浪靜,和一般的晚上沒有分別,一樣如此睡過去。與元朗的情況十分不同,颱風之下,又要驚怕水浸,大風吹壞財物,甚至本身安全等等。風聲雷聲等等巨響也令人不能安睡,於是通宵收聽廣播,了解最新的風暴消息。

這種分別,令我了解一種道理。

颱 風訊號本身只表示熱帶氣旋對香港有威脅,我們應注意自己本身的安全。在這個本身的定義,其意義對元朗比較重要。但因為八號波和三號波這個Cut Off Point,意義代表「要上班上學」,而且身處四塊牆壁保護的市區,生命及財物沒有直接受到風暴威脅,於是才有「投訴下波」的情況出現。難怪烽煙節目主持 人也說,其實大家投訴理由種種,但大家仍不夠坦白。

Update: Tiney worried about the interview today very much before. But she did the interview brillantly today and she have been enrolled by the school for AD in ashion Design. Give a big hand and 2 thumbs up to the future fashion designer.

11:14 - Thursday, Jul. 24,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