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已經寫得太多,暫不再寫。對於多次民眾活動,議員的那一隻雄偉中指,以至台灣方面的意見,我的回應係:「早晨!」

當Eddie知道我講買了一部任天堂紅白機,更沈迷之,他意見是:「墮落。」其實我是難以做到與時並進。我對這四個字的感覺是,如果以前比現在更好,為何要改變自己的想法?完全是硬殼動物星座男孩喜愛儲蓄垃圾的性格反射。

垃圾,,是曾經珍貴的東西,其實是最重要的隱私。因為這是最容易放出來的個人私隱,而且放出了是不察覺的。記者找尋名人的垃圾,就是抓到了這點。

突然覺得,自己的日記有點像一個垃圾站。一個個人專用的垃圾站。

其實網上日記到底為何,我已經想過多次,也多次撰文。到底那一個真,那一個假?我自己都不知道。

星期六盟友們到旺角的家打任天堂,之後大家一起去了Cafe。其間老婆指我有太多的東西想做,如玩Linux和寫程式甚麼的,但一件都沒有做過。Kelly Chan aka. Nikitac指出,我開了太多Project。她本身不會開太多Project,暫時只想做好自己的網上日記。

有時很想用一個Code仍為代號去化表自己。現在由Chainsaw Riot轉型為CRTT再轉為CRTT_6k_SLAVE,是時候再決定一下,自己應該要怎樣「做好自己。」想想以前「沒力火麒麟」的生活是否正確。

有時都覺得自己很衝動,情緒十分不穩定。

但每次衝動過後,留下的是一些被硬殼星座男視為珍貴的垃圾,當中包括關心你的人的痛苦及略禲C

PS. 經我飲過全線Cheapy鐵罐庄雀記Coffee,結論是白色的White Cream最好飲,藍色的Hazel Nuts Mocha最難飲!

12:39 - Monday, Jul. 14,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