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集會,充滿煽動性。由其是長毛,毓民等等上台,大叫倒董口號。盟友們當晚都在不同的地方聚集,大家都在事後一聚。昨晚的一聚,除了眾盟友外,更 有同學之一,已經成為post大學生的志摩兄。他的意見,引起了大家的討論。我們更遊說他參加下次diaryland meetup。

今早發生的巴士意外,實在令人難過。直至現在(十時),死亡人數已經達到廿一人。香港很少數有如此嚴重的車禍。

悲夫!通常這些意外的受害人,皆為草根階層。能力愈少,受害的機會愈高。

其實我覺得,今年肯定會是香港戰後,發生最多事的一年。其重要性有如一九九九年之於美國,又或者一九八九年之於中共。反而,一九九七年之於香港的意義,現在想回來,根本不重要。

一 連串災難性的事件(經濟不景,沙士,百業簫條,廿三立法,七一遊行,董建華管治危機),令港人更加團結。更能激化更多不同的政治轉變。昨日日記問的問題: 「問誰又能做到?」最後答案是人民。沒有我們站出來,那會有如此轉變。以前覺得我們力量微小,原來只是我們一直沒有站出來。當然,你也可以說是田少。始 終,政府原來也只是在數會有幾多人舉手,來決定是否擱置立法。

過去集會所要求的普選特首,是否完全不可能?不是的,但肯定不會是幾個月內發生的事,是一個長期的抗爭。

昨天發現了一個數學問題,是有關或然率的問題。(我坦言,我已經不再是一個biotechnologist,而轉型為數學人,統計人。也因此,最近看的文字,也是和數學有關,即使我仍是一個數學白痴。)

現在有三扇門,其中一扇門後有一架車,另外兩扇門後有一隻羊。你的目的是要那架車。當你選定了一扇門,快要開了。有一個人走過來,開了其中一扇門,門後是一隻羊。那麼,你會堅持要開原本想開的門,還是選開另一扇門?

數是這樣計的,很多數學家也這樣計算:

本來得到車的或然率是三分之一。有人開了一扇門,選擇只留下兩個,一扇後有車,另一扇後有羊,故得到車的或然率應是二分之一,那麼兩個選擇都一樣,沒關係。

但,原來答案不是如此。

答案是:選開另一扇門是更好的。至於為何,自己想想(試試畫圖解釋便成)。我也不懂用數學去解釋。

其實這解釋了一個現像:「為何人會不停要求改變。」

昨 晚的小聚,提到了任天堂紅白機的打機聚會。因為這幾天寫太多政治,我沒有記載了我浪費了九十元買下了大陸任天堂紅白機一部,內置了七十多個遊戲(其實只是 數個遊戲不停重覆),發現Lode Runner十分好玩。外界民用電腦/遊戲機的處理器,由16 bits進化到32 bits甚至64 bits,我在二零零三年的今天仍擁抱一部8 Bits處理器的東西。另外,壞了的iPod已經回來,是全新的。

13:42 - Thursday, Jul. 10,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