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己不想寫七一那天遊行的記錄,只想寫下,現在對這件事後對香港政制的感覺。

昨天打的Power Corrupt, Absolute power corrupt absolutely,中文的大意是「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完全地腐化!」

七一一役,盡見左派那出賣港人利益的全相。

七一前,保皇黨(也即那掛民主頭賣親中的「民主建港聯盟」民賤聯以及轉為某田姓商人為黨魁後忽然愛國黨派,鼓吹港人不應有自由的「自由黨」),甚至某些甚麼都沒關係的早嶼␄陪軚A都指遊行人數不多,市民普遍支持立法。有人估計只有三萬。

七一後,三十六萬九千±十一萬人上街。(我也怕被人指吹水,那我就這樣寫吧!但奇怪的是,沒有人說主辦單位吹水,怪哉!)保皇黨拍人民是被誤導而上街的。請問誰有足夠能力去誤導十四分之一港人?

更有趣的是,保皇黨旗下工會辦的活動,要扮多人!因為要和那五十萬人爭聲勢。但我可以告訴這班人,港人的民智,不是低到這個地步。

最 最最有趣的是,早嶼␄陪浲鶖a祥就應否全民公決廿三條立法事宜時說的一句:「全民公決就能代表Majority View了嗎?」不要以為有個英文就只有會計師才聽懂!難道由你們這些垃圾控制的議會通過的法案,又能夠代表Majority View了嗎?我相信,沒有比全民公決更能達到一個Majority View,這是政治課的ABC。

董太又是一個好笑的笑話。幾個學生唱獅子山下聞歌掉瓷A五十萬人大合唱,同樣表達愛港情操,妳又為何哭不出來?

甚至保皇團體,以經因為選票而修改其七一硬銷廿三的立場,但有些政治智慧不足的,仍想辦法去抹黑五十萬遊行事件,甚至有人開始說有國外勢力幕後操縱,又或者是前港英遺下的炸彈。

有些北狗,走了去北京請示主人。這也明顯和自己的立場對著幹,與基本法對著幹。因為基本法甚至諮詢文件表明,廿三條是要香港自行立法,而非由中共政府指示立法!

總之,香港的政治混亂,一國兩制完整失敗。我可以大聲向台灣的同胞表明,香港的一國兩制政治系統己經完整失敗,香港實行的是One Country, No system! 香港已經進入無政府狀態,無能政府,與無政府,只是一字之差,性質一樣。

說完左,再說右。

五十萬人上街,勝利者不是民主派。

他們沒有吸引傳媒鏡頭,如事前的絕食,以至事後沒有祝捷。

因為,他們永遠在香港這些混帳的地方,只能成為在野反對黨。也即根本沒有政治力量,沒有Power,沒有代表性。

當然,比起那些令人作嘔的左派,右派總有一點點的良心。

最後,我以一句總結香港那不知所謂的政治舞台。

Left is nothing left in brain, right is nothing right in brain.

01:40 - Saturday, Jul. 05,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