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的工作由dozing開始,之後再由RA變身替假秘書。秘書一般的工作只是打打電話,打打文件而已。一向Telephone Manner為人所垢病。另外,今天同時做Research和秘書工作發生太多事,多到令人發火的那一種。不太想再提起了。

唯一記得的是,我要為醫院裝修工人量度體溫。發現他們明知我量度他們的體溫是為做Research,但他們都欣然接受。而且他們可以和我有講有笑。

反而為另一些醫院員工量度時,他們都十分不願意。而且,我一直覺得我難以和他們對等相處。

今天有一個外間的精神科醫生要參與醫院一個有關Child Abuse的會議,因為之前沒有向醫院申請車位,被保安留難。他首先打電話的,竟是兒科。那明顯不關我事,應該找社會服務部秘書吧!

但最後我又要為他解圍。保安部堅決不開門,我要求他到就近停車場泊車,他又不肯。更說我阻著他開會。

社會服務部秘書,你應多謝我了吧!我為你吃了一隻大死貓。

我是來做Research的!

生活就像只為工作,日記充滿了工作,工作為錢,有錢就可以還債。

很想在工餘看書,但今天工餘去了飲酒。有空,也想為旺角老婆家的舊Pentium II電腦安裝Linux,可惜,沒有時間。悶?我都想有時間,讓自己覺得悶。

時間去了那裡?我不知道。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23:30 - Thursday, Jun. 19, 2003